第319章 青竹峰下

小说:符文决定我们的路 作者:慕流风 下载:符文决定我们的路ZIP下载 符文决定我们的路TXT全文下载
    青竹峰下,已经建造了一个集市,专门和那些被玉剑出世的消息吸引过来的剑客做些交易。

    剑客再狂,那也是人,需要吃饭,这个集市里,有不少的饭馆,此外,还有一些住房,虽然比较简陋,但是呢,这些只有一层的临时住房,就算是倒了,对剑客的威胁也不大。

    此刻,易就在一家饭馆里吃饭,超凡者并不依赖这种进食方式,不过能够从外部获取食物的话,也能够减少对他们自己能量的消耗。

    剑道勉强还能算是武道的分支,即便这个分支在某些方面,尤其是意志方面已经走上了和武道截然不同的道路,绝大多数的武道意志,都只是提高自己的伤害或者防御能力,而剑道强者的意志……不受外在一切的干涉?你TMD还是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了?

    文盲就是文盲,真以为能够超出这个世界?不知道赋予你们这样天赋的伟大意志,都在这囚笼之中等待着符文之地终结的那一日,更何况这些剑客?

    “兄弟,喝酒啊!”

    一个汉子跑来和易搭话。

    “我不喝酒。”

    易冷冷的回绝了对方,没有看对方一眼,话语也没有一点感情波动。

    “这人啊,怎么能不喝酒呢?兄弟,我敬你一杯,不喝就是不给哥哥面子。”

    汉子说完,就喝完了手中的那杯酒,然后让人将另一杯酒,放在易的面前。

    “不给你面子又如何?”

    易用筷子夹起一块牛肉,当然这不是耕牛的肉,而是肉牛的肉,虽然说在封建时代,尤其是封建时代的农业社会中,牛的地位很高,但是呢,一个成年的第二阶第三阶的人,力道并不会比一头牛差多少,稍加训练之后,尤其是这个世界线的人,不是修行文道,就是修行武道,即便是一个农夫,都可以一拳打死一头普通的耕牛。

    “你确定要这样做?”

    汉子面色不太好,他看易身上的穿着不凡,又一副气宇轩昂的样子,背上的那把剑,一看就颇为不凡,而腰间的剑,似乎是还没有完全蜕变的木心剑。

    有一把宝剑,说明要么家世不错,要么门派不错,而用得上木心剑,并且有一把宝剑仍然以木心剑为主,很明显是一个剑道天才,再加上木心剑只出现在那些半神的道馆附近,这样一来,汉子姑且可以认定易是那几个最强大的剑道道馆的弟子了。

    毫无疑问,这是他要结交的人。

    “当然,我不喝酒。”

    易依旧自顾自的吃着,这个男子似乎很有势力,这间饭馆差不多有三十多个座位,其中二十来个,都被这个男子和他的手下占据了。

    可是,这又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是一个剑客,想当初他在弗雷尔卓德屠戮那些奇奇怪怪的生物,那些生物的实力比这些人强,数量更是远远比这些人多,那个时候他都不是超凡者,都不畏惧,甚至可以杀死对方,现在,他是第九阶的超凡者,他自信他能够挑战半神,就这些人,也配逼迫他?

    “……老大,这小子太不给面子了,兄弟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嘴上是这么说,可是在那汉子还没有开口的时候,这个人并不敢做出什么实际上的行动,出言威胁,再加上一些可怖的表情威吓易,便已经是极限了。

    毕竟,这是他们老大要主动结交的对象,这类人,不是身份高贵,就是实力出众,他一个凡人,既不敢得罪那些贵族和世界的公子,更得罪不起那些超凡的剑客。

    “慢着,”

    汉子虽然很不爽易的态度,但是,这是一个剑客,还是少年剑客,更是一个天才,有些傲气是理所当然的。

    坊间传闻,剑客通常都不喜欢给其他人面子,打得过他,他就听你的话,打不过,你说啥都没用,而且,关于剑道,还有俩个主要的流派,其中一个流派的人,更是不通人情世故。

    他叫停了自己的手下,便开始询问易的流派,

    “这位剑侠,修的是有情剑,还是无情剑?”

    如果是有情剑,那么易这样对他,就算是看不起他了,可要是无情剑,你能指望一个把自己修炼得和石头一样的人,做出什么像人的反应?对牛弹琴的效果都比这好。

    “剑若有情,怎么会锋利?”

    易修的自然是无情剑,即便是无极之道,也有有情和无情之分,是有情的无极,还是无情的无极,在无极道馆的藏书中有相当多的论述,易平日里也没少看那些书籍。

    可是,在后来他探索了那些大剑豪的坟墓之后,他确定了自己的道路,即无情的无极,无极之道的无情剑,会比其他剑道更加无情,这是一种将一个人,打造成一个神的方法。

    一个人,浑如天地,不论是本身的境界,还是思想,都像天地一般浩大和无情。

    换句话说,等到易的无情剑大成,就没有什么人能够引起易的感情波动了,那个时候的易,即便没有成为半神,本身所具备的神性,也足以超越大多数半神。

    以相同的态度对待万事万物是神性的特点,无情剑便是以这种方法,尽快的打通成为半神的道路,因为半神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神性。

    “原来如此,既然兄弟不愿意喝,我就代兄弟喝了吧,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大可以来找我,我住在帝都,名为闻成,敢问兄弟大名,师承何门何派?”

    闻成的态度转变了,不再用剑侠这个生分的词语称呼易,无情剑嘛,不论自己是不是套近乎,不论自己言语上是否会有得罪对方的地方,只要没有阻拦这些修炼无情剑的剑客,他们都不会放在心上。

    既然如此,他当然可以大胆的和易套近乎,反正易不会有什么看法。

    “易,无极。”

    简单的几个字,却让闻成更加看重易了。

    来自无极道馆,手中又有木心剑,再加上能够被允许修炼无情剑这种被认为是魔道的剑道流派,易肯定是多兰大师的正式弟子,听说无极道馆当代三弟子和四弟子都来了这里,而四弟子是个女的,所以,易就是那位多兰的三弟子了?

    这铁定是要好好结交的。当然了,闻成不认为修炼无情剑的人会记住他的好,可是,只要他能够在外人面子表现出和易很熟的样子,对于那些不知道无情剑的特质以及不知道易修炼了无情剑的人来说,这就是闻成很好的政治资本了。

    “易小弟,这次是为了玉剑来的吧?我听闻前任丞相也试图寻找过玉剑,最后却拿了把假的回去,易小弟,有自信能带走真的玉剑吗?”

    既然要在外人表现出和易的关系很好的样子,他就不能不和易说话,在继续套近乎、询问易的信息的时候,闻成还用眼神示意几个机灵的小弟,让他们传递消息。

    这是很老套的套路了,他是一个贵族家的公子,修炼上没什么本事,可又他有继承爵位的想法,既然自己的实力不足以让他继承爵位,那就“借用”别人的实力。

    所以,每当他遇到了值得结交的人之后,他提前安排好的那几个小弟,会将他们相遇的地方包场,不管是饭店、书斋、酒馆、还是什么风月场所,通通包了,不让其他人靠近,然后他的小弟就将他和某某大人物相谈甚欢的消息透露出去。

    百姓不知道那大人物是谁,可是百姓的想法对他而言也不重要,只要是出名的人物,在相应的圈子里,就会有不少熟人,消息一传出去,定然可以吸引一些人来确认这个消息。

    而到时候,那些人在远处看见他和那个大人物把酒言欢的场景,而像易这样的修炼无情剑的剑客,闻成觉得他还可以在不存在敌意的前提下,做出一些较为亲近的动作,比如把手勾搭在易的肩膀上。

    而此刻,闻成确实就这样做了。

    易不是嗜杀的人,这是真的,哪怕他这一路过来,可能杀了不少的土匪,但是,一个无情的人怎么会嗜杀?他只是简简单单的排除那些试图阻碍他的障碍物而已。

    杀人?很抱歉,易当时并没有这个想法,他们死了,只能说他们运气不好,恰好被他的意志切开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的意志太过锋锐,那些土匪在冲上来的时,就已经与他的意志接触了,可是,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正在面临危险,以至于继续向前进,如同飞蛾扑火,这些家伙这样死去,可不是易的本意。

    而现在,他没有察觉到闻成的敌意,对于闻成的举动,他不抱有任何想法,也就随他去了。

    “玉剑注定落入我的手中。”

    实际上,易并不在乎这把玉剑的强度,他只是认为这把传说中的剑可能配得上他,于是想要确认一下,这把剑是否真的能够与他相配,如果可以,那自然可以作为一个收藏,毕竟只是配得上他,而非与他是“天作之合”。

    “易小弟有自信就好,不过,这次的竞争对手可不少呢,当今的开阳候虽然是个女娃,但她的智谋依然不可小觑,像易小弟这样的剑客,很容易被他们算计。”

    闻成有帮助易的想法,毕竟这是一个来自于无极的剑客,是多兰的三弟子,但他即便想要帮助易,也就只能这样提醒一下了。

    贵族和世家狡诈的谋划,如果不是掌握着足够完善的情报系统的同时,还具备不俗的智慧,否则很难察觉他们的谋划。

    尤其是在不知道算计易的对象到底是谁的时候,想要推断对方的目的就更加困难了。

    因为有的世家可能是想害死易,有的世家只是想要利用易,出发点都搞错的话,即便得出结论,恐怕也与实际情况大相径庭。

    “剑客不畏惧任何挑战。”

    易没有把贵族的算计放在心上,这就是文盲的弱点,以为有实力就足够了,世间任何人都算计不了他们,即便算计成功了,他们也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把对方找出来灭掉,以儆效尤。

    可实际上,真正狡猾的那些家伙,算计别人的时候,不会让自己以及自己的势力出现在这个过程之中,嗯……不会活着出现。

    一个死人,能够发挥很大的作用,尤其是当别人不知道他们比邻而居几十年的家伙,是一个死士的时候。

    简单的举一个例子。

    假设王屠户有个女儿,而他自己在一次赌博中欠下了巨债,赌馆在讨债的过程中,弄死了王屠户,可是他们有官府背景,这件事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王屠户的女儿会善罢甘休吗?

    如果王屠户是一个死士,而他在培养自己的孩子时,专门向着不会向权贵妥协的方向培养的话,那他的女儿自然会向人求助。

    而这个时候,易来到了那个县城,一个衣着不凡,背负宝剑的剑侠,不是很合适的求助对象吗?这些剑侠向来眼皮子底下容不得沙子。

    只要王屠户的女儿,向易求助,这个算计就达成了。

    虽然修炼无情剑的易,帮助王屠户的女儿的概率很小,但是,那些向来知道剑客秉性的人会这样想吗?

    那个赌馆背靠官府,他们背后的主子在县城里算得上是权势滔天,在发现王屠户的女儿向一个剑客求助的时候,为了不发生意外情况,会选择先下手为强。

    当然了,王屠户也是做了甄别之后,才选择让自己死在这些人手下,为的就是让这些人足够胆大,能先下手为强。

    这个时候,不论易是否修炼的是无情剑,麻烦上门时,他会逃避吗?

    他当然不会了,剑客的字典里没有“逃”这个字,他会将试图“阻拦”他的那些人杀死,于是事情闹大了。

    背靠官府的赌馆主子,接住官府的力量通缉易,易要是敢杀死那些官兵,这件事情就不会简单算了。

    德诺帝国正是强大的时候,哪怕易是无极的弟子,帝国也不会善罢甘休,诚然,帝国不拿出根本的力量,对付不了易,可是,他们能破坏易的名声,可以让易“社会性死亡”。

    当所有人都在赏金的诱惑下,试图杀死易的时候,易会杀死的人就越来越多,多到最后,多兰不得不亲自出手对付易,就像当初有人找艾瑞莉娅对付北海龙王一样,不论这场战斗谁胜谁负,那些贵族都不会受任何损失。

    而易就算想要解决这背后的主使,也就是派遣官兵弄死他的那些人,也摸不到那些贵族身上,因为能够摸到他们身上的线索只有一条,还是一个死人,绝大多数情况下死人不会开口。

    “易小弟有自信是好事,来,为兄敬你一杯,希望易小弟马到成功。”

    闻成算算时间,消息差不多都传出去了,当前在青竹峰下的集市里的那些人,基本上都是剑客,目的都是拿到玉剑,而来自于无极道馆的弟子,则是他们最强大的敌人。

    即便他们不确定易的身份,只要接下来联手解决这个“可能的”威胁时,被易解决掉了,那么易的身份就算是定下来了。

    不然怎么说?他们一大群剑客,被一个无名小辈弄死了?这样说出去多不好听啊,说成他们败于多兰大师当代三弟子的手下的话,传出去,那也是能够增长声望的人,再怎么说,也是和多兰大师的正式弟子交过手。

    如果易以后成为了无极道馆的大师,那他们的名望还能更高,某个地方的人隔着八百里扔个暗器打一个强者,都可以吹几十年上百年,更何况这些从无极道馆大师手底下活下来的人。

    靠着这份名望,求道之心不坚定的那些剑客,可以在任何一个诸侯的府上当座上宾,不出意外的情况下,可以安安稳稳同时又大富大贵的度过余生。

    不过嘛,这样做还是有一定的风险,虽然绝大多数剑客都不屑于使用卑鄙下作的手段,不至于抓住他这个和易关系亲密的人来威胁易,但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未必就不会有什么奸诈小人打算这样做。

    但闻成好歹也是一个贵族,即便以前在家里并不受重视,可他多年来经营的那个关系网,足以让他在抢夺爵位失败之后,被下一个当家的重用。

    更何况他现在还没有失败,家族里也安排了在暗中保护他的超凡者,再加上他这一众小弟,那些卑鄙的剑客,可不一定能够得手。

    是是是,家族安排了人保护他,理论上而言,也是知道了他在做什么,知道他和那些大人物的关系并非外界传闻的那样,可那又如何?其他人知道吗?他们家族的竞争对手知道吗?

    他们不清楚,那即便这是假的,也有价值。

    甚至在某些情况下,可以“绑架”那些大人物,站在他们家族的那边,与自家的对头敌对。

    “嗯。”

    易轻轻应了一声,闻成好歹是在祝福他,对于别人的好意,修炼无情剑之后,他可能不会回报对方,可是,回应一下对方并不过分吧?

    他之前还和闻成说了那么多话,还交代了自己的身份,即便这有易并不在意其他人知晓这个信息的原因,但之前都说了那么多,现在别人祝福他,他就装哑巴?

    “那就是无极道馆的三弟子?”

    饭店外,剑客们聚集了起来,无极道馆啊,那可是剑道圣地,这个国家几乎全部想要学剑的人,最想去的地方就是无极道馆,然后再说其他的道馆。

    可以说,在这个剑道昌盛的时代,无极道馆的弟子不论走到什么地方,都会备受关注,即便是贵族也一样,因为这背后有利可图。

    “看着不像啊,一幅柔柔弱弱的样子,就这样,也能是无极的弟子?”

    许多围观的剑客,下意识的就否定了易的身份,以己度人,他们都进不了无极道馆,更何况这看上去还不如他们的剑客。

    “不,那就是易,我曾经是无极道馆的学徒,易就是我们那一届被多兰大师看重的弟子,他就是无极道馆的三弟子。”

    如果没有人提醒,这个开口的人未必能够认出易,毕竟过去了那么多年,易也长变了一些,可是,有传言说那就是易,这个曾经与易一同学习过的少年剑客,仔细观察之后,发现这还真就是那个易。

    “什么?你是无极道馆的学徒?失敬失敬。”

    比起那高不可攀的多兰大师的弟子,这个曾经是无极道馆的学徒的剑客,更容易被周围那些平庸的剑客追捧,如果说在天赋上无极道馆的学徒比寻常剑客高了一个层次,那么无极道馆的正式弟子,天赋至少比寻常剑客高了五个层次。

    太过强大的人,反而无法激起他们的对抗之心,而身边的这个无极道馆的学徒,能够激发他们的攀比之心,如果这个学徒现在的实力不如他们,他们虽然说不出多兰看不清人的话,但是,他们可以说自己是大器晚成的那种,稍微安慰一下自己,然后让自己更有信心在剑道上更进一步。

    “只不过是学徒而已,还是吊车尾的那种,算不上什么。”

    易就在对面,易的同学其他时候,或许面对这些普通的剑客,还有一些高傲,可现在,他完全高傲不起来,比起那个易,他的天赋简直连猪都不如。

    “那也很不错了。”

    没错,把这个无极道馆的学徒吹得越厉害,捧得越高,当他们发现自己的实力比对方强的时候,求道之心就会越发坚定。

    “那些可都是你的竞争对手呢,似乎还有人认出你了,你有印象吗?”

    毕竟只是一个饭店,还是临时搭建的,只有一层,即便那些剑客围在饭店外面说话讨论着,闻成这个第三阶的凡人还是能够听见他们的谈话。

    “没什么印象了,应该就和他说的一样,他就是个吊车尾,吸引不到我的注意。”

    易的话很伤人,但这是事实,一心只有剑的他,哪里会在意没有天赋的那些人,他们都没有资格作为他的对手与他共同进步。
温馨提示

本书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手机输入m.taotaodu.com即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