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触手

小说:符文决定我们的路 作者:慕流风 下载:符文决定我们的路ZIP下载 符文决定我们的路TXT全文下载
    德莱厄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东西,确切的说,他从来不知道蝎尾会长在章鱼触手上。

    而在他周围,一根根像是章鱼触手一样的生物在前进着,它们的本体似乎在那裂缝之下,是他们的移动,创造出了这些水下的裂缝。

    蝎子的毒刺长在这些触手的顶部,一晃一晃的,仿佛是人类在摇头甩脑。

    “就是这些东西吗?”

    德莱厄斯扔出了自己的斧头,在水中似乎没有受到任何阻碍一样,转眼就又飞回了他的手中。

    而他周围那一片的长着蝎子毒刺的触手,切口整整齐齐的。

    “脆弱,不堪一击,真令人失望。”

    德莱厄斯捡起一根断裂的触手,饶有兴趣的看着这只触手的顶端,蝎子的毒刺,所以……会有毒吗?

    正想着,那毒刺突然如同嘴巴一样张开,其中冒出一根更加细小的触手,其尖端是锋利而又细小如蜂刺的毒刺,朝着德莱厄斯的眼睛刺过去。

    嗤——

    鲜血滴落……超凡者的血液早已经与凡人的血液不同,凡人的血液在水中会散开、会被中和,但超凡者的血液却不会这样。

    在水中,超凡者的血液的性质更接近固体而非液体,因此才会滴落。

    “这种肮脏的计俩,血月教派就不担心毁了自家的祭司吗?”

    德莱厄斯的右手一撇,再一拔,被他用右手抓住的那细小的毒刺,便被他拔了出来,再用俩个手指一拨,这毒刺便断了。

    “德莱厄斯!你在哪?”

    安妮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先处理掉这些触手再说吧。”

    德莱厄斯并没有回应安妮的话,而是默默的提着黑切,将周围所有的触手都切断了,并且还将那些蝎子的毒刺都切成两半。

    外面的那层毒刺虽然没有什么威力,但是其内部隐藏的毒刺,连他的坚韧之躯都划破了,如果是安妮……安妮是个法师,貌似不会留下残渣。

    不过,这些触手都被他切断了,要是安妮过来的时候,冒失的觉得这些东西没有危险了,就将其拿起来把玩,然后……结果可想而知。

    安妮可没有德莱厄斯在战场上和无数次刺杀之中磨练出来的反应力,要是安妮把这些被切断的触手拿起来,少说要瞎一只眼睛,说不定还会被刺破大脑。

    到时候就麻烦了,即便是在魔法侧,大脑受损都不是容易医治的问题,说不定还会影响到超凡者进阶的道路。

    他一根一根的切碎着,切完之后,又反复检查了几遍,以免安妮过来的时候,发现了漏网之鱼。

    “德-莱-厄-斯!为什么不理我!”

    安妮一字一句的吼出了德莱厄斯的名字,仗着自己的年纪优势,她从来不像巴利亚德一样畏惧德莱厄斯,在萨尔瓦可没有人敢欺负她。

    “你来啦,刚才忙着战斗,你知道战斗的时候不能分心的。”

    德莱厄斯指着一地碎尸,表示自己经历过苦战。

    “这些碎块就是敌人?”

    安妮狐疑的蹲下身,捡起一个碎块,不知道怎么的,这些生物被切碎后,并没有流出鲜血,安妮看着这一地碎块,也没有什么反应。

    有宇航服隔着,即便有血腥味也闻不到,更何况没有血腥味了。

    “生前当然不是碎块。”

    德莱厄斯将黑切收起来,再次拿出之前的偃月刀,插在地上的裂缝里,那些触手移动之后,会留下黏液,黏液会吸附周围的泥沙,以至于原本的痕迹被掩盖。

    但德莱厄斯用偃月刀划过去的时候,将黏液一起清楚了,别提现在的时间还短,就算时间久了,这些缝隙也不会自然弥合。

    安妮多半就算跟随着德莱厄斯用偃月刀留下的痕迹找到德莱厄斯的位置的。

    “接下来往哪走?”

    安妮没有再追究下去了,德莱厄斯的回答也算是合理,战场这么惨烈,说不定是强敌呢。

    可要是巴利亚德在这里,一眼就能看出德莱厄斯拙劣的掩饰。

    忙着战斗?不能分心?如果敌人强大到那种程度了,你怎么还有心思把他们碎尸万段呢?

    “前进就好,这些,应该不是全部,你也可以动手试一试,把他们全部清理完,就可以去寻找大门了。”

    德莱厄斯现在倒是放心让安妮对付这些触手了。

    这些触手的防御很弱,攻击手段单一,最具威胁的那根隐藏起来的毒刺,射程极短,若非德莱厄斯把那断掉的触手拿起来,也不会遭遇那种偷袭。

    而安妮只要用自己的火焰把这些东西烧干净就好,基本上不会遇到危险。

    至于安妮的火焰能不能在水底燃烧,这对超凡者来说,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在科学侧那边,还有在水中燃烧得更加旺盛的火焰,据说名字叫做——“镁”。

    “好呀。”

    安妮紧紧的跟在德莱厄斯身后,怀中抱着已经被她套上宇航服的提伯斯。

    十来分钟后,德莱厄斯终于找到了这些触手的巢穴,或者说聚居地。

    放眼看过去,至少有上百条这样的触手。

    “安妮,能解决掉吗?”

    德莱厄斯只是担心安妮不适应水底战斗,不能发挥全部的实力,可是对付这种脆弱的触手,需要一个超凡者使用全力吗?

    按照德莱厄斯的估算,德玛西亚的无畏先锋里随便一个士兵都可以轻松砍断这样的触手,当然,帝国的崔法利军团的士兵也能做到。

    “当然可以咯!”

    安妮抬起右手,耀眼的光芒从她的手中散发出来,隔着一段距离,德莱厄斯都感受到了一股炎热,湖水,正在升温。

    安妮所处的时代,怎么说也步入了星际,科学和魔法都发展到了一定程度,甚至开始互补。

    原本的火系魔法师在水底难以发挥强大的实力,但是配合上科学为火系魔法师们配备的装备,即便在水下,火系魔法师都能发挥出九层的实力。

    十几秒后,白光散去,那一群触手都变成了粉尘。

    “漂亮!”

    德莱厄斯感觉了一下水里的温度,即便是隔着远一些的地方,水温都高达七十多度,安妮的队友要不是超凡者的话,估计都会被烫伤。

    “耶——不过,还有没有敌人呢?”

    安妮蹦蹦跳跳的为自己的胜利欢呼着,大胜利,一下子消灭了那么多敌人,她可真棒。

    “不清楚呢,让我来试一试。”

    德莱厄斯再一次拿出黑切,用力的劈向水底,之前就是因为他劈了这水底,才引来了那些触手。

    明明都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但偏偏之前一直都没有遇到的敌人就出现了。

    也就是说,那些触手对这种缝隙有一种特殊的感应能力。

    如果说,这些触手是运用网络的电脑的话,这些缝隙,说不定就是网线,网线被切断了,或者被人动了,自然会引起他们的反应。

    被德莱厄斯劈出来的缝隙很快就弥合了,德莱厄斯看了看周围,并没有出现那些高大的身影。

    “看来是解决完了,提伯斯能确定我们当前的位置不?告诉我朝着哪个方向前进。”

    如果德莱厄斯前进的方向,就是第二个休息区所在的方向,那以他走的这段路程,早就遇上大门了。

    “应该往四点钟方向前进。”

    提伯斯发出自己的威猛霸气的机械音。

    “没问题。”

    ……

    “还有三公里的距离,亚索,你能感应到血月入口的位置不?”

    巴利亚德看着ID卡上他和德莱厄斯之间间隔的距离,向亚索发出疑问。

    因为不具备地图导向,所以,巴利亚德寻找德莱厄斯的位置,都是依靠距离的增减变化确定方向。

    而此刻,巴利亚德头顶上有一层无形的壁垒,这应该就是血月的边界了。

    “有必要那么麻烦吗?让开,看我把这东西切开。”

    亚索当然不可能知道血月的入口在什么地方了,他又没有和恶魔合体,根本感知不到血月,更别说寻找血月的入口。

    不过,一层结界而已,闯进去不就好了?

    “等——”

    巴利亚德还想劝说亚索放弃这种愚蠢的想法,因为血月不仅仅只是一个单纯的月亮而已,血月还代表着地狱的入口,这层结界,说不定是与地狱相隔的结界。

    然而,亚索已经用他那把恶魔变成的剑,将那结界砍出了一条缝。

    “看,多简单的事啊……”

    亚索收剑入鞘——到一半,那条缝隙就合上了。

    “你看吧,事情没那么简单,这多半是基兰的力量,也就是说,这个结界并不是与地狱相隔的结界,算我们俩个运气好,不然——你还想干什么?”

    巴利亚德正为他没有遇上最坏的结果而庆幸,亚索却是不管不顾,再一次拔剑,而这次,就不是只切一剑了。

    “狂风——”

    亚索口中俩字一出,周边的空气流动变得剧烈起来了,接近八百公里的高空,这里的空气无比稀薄,可现在,仿佛低空的空气正在向这里汇聚,一道道龙卷风已经有了雏形。

    “我曰!额……怎么还有点热?”

    巴利亚德已经趴在龙禽的背上,并且紧紧的抓住龙禽,反正亚索也站在龙禽身上,他引来的风可能不会对龙禽产生影响,但龙禽背上的其他人,就不一定了。

    “绝息——”

    仿佛是印证了巴利亚德的感觉,周围的空气越来越炎热了,比八百公里更高的地方,热流正在不断的汇聚,而与此同时,被龙卷吸引来的地面的物体,在与热流交汇时,被点燃了。

    一道道火焰龙卷在他们身边肆虐着,不断壮大着。

    “你疯了吧这是!”

    巴利亚德没有细致的了解过科学,不过,火焰燃烧的基本三要素他还是明白的,氧气、温度、可燃物。

    而目前他们正处于八百公里的高空,如果没有可燃物的话,即便那龙卷是由热流汇聚而来的,也不会变成火焰龙卷……大概?毕竟是剑客,但凡达到第九阶的剑客都像是开挂了一样。

    假设有可燃物的话,亚索将八百公里以外的物质都吹了过来,也许还要超过八百公里,毕竟他们下方是海面啊。

    不过,貌似没有看见有动物被吹起来,大部分都是树木,其上还有些许绿叶。

    “斩!”

    火焰龙卷汇聚成了一道,这一道龙卷化身成为剑光,顺着亚索斩出的一剑,令半神都动容的力量倾泻在这结界之上。

    刹那间,如同被切割了千万次一样,天空看上去如碎裂的玻璃一般。

    “呼——舒服……”

    亚索仰天倒下,闭上眼睛,喘着粗气,这一招对他的精力和能量消耗都极大,更何况还要分心不牵扯到其他动物和人,心神的消耗也不是一般的大。

    “简直是一个疯子。”

    千万条裂缝正在缓慢的修复,即便是那强大的时间魔法,要修复如此复杂繁多的破损,也需要耗费巨大的能量,而基兰不太可能为这个地方贡献自己的能量。

    这里被施加了时间魔法的结界,只能依靠自身从周围吸纳符文能量,作为时间魔法的消耗。

    “很久以前,我就听说过火龙卷的传闻,只是一直都没有看见过,我虽然能够弄出龙卷风,但一直都没有做出过火龙卷,这一次,本来只打算简简单单的砍几下就好了。”

    亚索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他的御风剑术仿佛在这一刻得到了升华。

    “可你并没有这样做。”

    是什么让亚索的打算从简简单单的砍几下,变成拼尽全力,超负荷的发挥自己的力量?

    巴利亚德完全无法理解,明明就只是短短的几秒钟而已,怎么会让一个人的决定发生这么大的转变。

    “是啊,因为我——感知到了上空的热流,如果冷风不足以引发火龙卷,那热风如何呢?”

    亚索为自己的灵感点了一个赞。

    被冠以杀害老师的罪名,并且在追求真相的逃亡道路上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哥哥以及许多好友,亚索如今活着的意义只有俩个——找寻真相和传承御风剑道。

    可是,将御风剑道按照原样传承下去,和开创御风剑道的更高境界再传承下去,哪一个更能让他赎罪呢?

    虽然不是亚索杀死了自己的老师,但却是因为他没有守在老师身边,才让诺克萨斯的刺客杀害了他的老师,毫无疑问,他有罪。

    至于他为什么会加入血月教派,那是因为比彻告诉他——基兰是掌控时间的魔法师。

    即便不能让时光倒流将死去的人拉回来,但是,穿梭时间去看一看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行啊。

    可是,血月教派的黑暗让他反感和厌恶,他一边对抗着血月教派的黑暗,一边又渴望着,能够从基兰口中得到答案。

    “真的疯了。”

    巴利亚德能够感受到,刚才那火龙卷的温度,已经高达几千度了。

    “看看能不能进去吧。”

    亚索有气无力的说着,他现在是一点都不想动弹了,仿佛国家一级保护废物,只能躺在床上混吃等死。

    “我试试。”

    既然血月的入口难以寻找,那么,用其他方式混入其中也不是不可以,反正,亚索都已经弄出了这么多的缝隙,加把劲把缝隙搞大一点,就可以进去了。

    他伸出手,尝试着将那缝隙拉开,却没有想到,他那一拉,直接将一块碎片扯下来了。

    “看来还挺简单嘛。”

    巴利亚德拖着亚索,从这裂口中钻了进去,却没有想到,这里面居然是水。

    明明结界都被破坏了,这里的水都没有流出去……多重结界?防止外部入侵和防止内部突破的双重结界?

    巴利亚德试图将手伸出去,果然,被挡住了。

    “老谋深算的人就是不一样,这是在哪呢?距离德莱厄斯还有三公里……上方吗?”

    巴利亚德向周围走了走,又向上游了一截,确定了德莱厄斯的大致位置。

    “走啦,亚索。”

    如同扛着一条死去的大鱼,巴利亚德向上方游去。

    突然,背后出现一道黑影,将他击落。

    “什么玩意儿?”

    巴利亚德依然很精神,不过亚索就没有那么精神了,他被巴利亚德挂在背上,刚才那黑影的攻击,都砸在他身上了。

    “你倒是……帮我挡一挡啊!”

    亚索快吐血了,花费那么大的劲,破坏了那个结界,导致自己现在都难以动弹,而享受着他带来的好处的巴利亚德,居然还把他当作了挡箭牌。

    “啊,不好意思。”

    巴利亚德将亚索丢到自己前面了,却没想到前方也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正在迅速逼近。

    要不是巴利亚德连忙把亚索甩到身后,恐怕亚索又要遭受敌人的攻击。

    不过……现在好像也好不到哪去。

    因为巴利亚德挡不住那个攻击,被击飞了,然后撞在了远处的结界壁垒上,亚索就在他背后,变成了肉垫。

    “索子啊,这可就不能怪我了……没反应,死了吗?”

    巴利亚德检查了一下亚索的心跳,

    “还好,只是晕了过去,不过,这个怪物,怎么处理啊。”

    真恶心。

    巴利亚德很少见到比暗影岛上的亡灵还要对不起世界的怪物,出现在他面前的怪物,有点像是一个“盆栽”。

    只不过没有盆子,里面的泥土变成了巨大的大脑,原本在泥土上长着的植物,变成了一根根从大脑里延伸出来的触手,触手的顶端,还有着类似于蝎子的毒刺的玩意儿。

    “目测等级为第八阶,不好处理啊。”

    巴利亚德提着亚索躲开了一根触手的攻击,却发现这根触手,比其他触手要短一些,并且,没有那蝎子的毒刺。

    “奇怪。”

    他走进那根触手,为了检测那根触手的状况,甚至不惜被那触手砸到。

    “这个切口,武器应该很锋利,伤口没有愈合,是新伤,德莱厄斯?有主意了。”
温馨提示

本书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手机输入m.taotaodu.com即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