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差距

小说:符文决定我们的路 作者:慕流风 下载:符文决定我们的路ZIP下载 符文决定我们的路TXT全文下载
    “你既不想说,那师兄也不多问了,但你要切记莫要招惹那位。”

    德克萨斯才不会被巴利亚德的鬼话蒙蔽,此前种种言语迹象都表明了巴利亚德与无影有过一面之缘,当然,仅仅只是在路上遇见了一死于非命的无辜者发觉其死于意志之剑,或许也有此问。

    “我怎么敢招惹那种疯子?师兄说笑了啊。”

    巴利亚德对获取那个疯子更详细的信息不抱有希望了,德克萨斯说了,多兰都找不到那家伙,难道他还能再遇上无影?

    “师傅说了,你的剑道天赋不行,但也有可取之处,闲来无事可以多多观看易与菲奥娜练剑,或能有所感悟。”

    德克萨斯是真没想到天底下会有巴利亚德这种人,无极道馆是帝国最高级的剑道学府,哪怕是文道超凡者进入其中,也会发愤图强修习剑道。

    哪会有人如巴利亚德一般,不上课,亦不练剑。

    “能有什么感悟啊,有那闲工夫我还不如多睡一会呢。”

    好像真的只能睡觉了,巴利亚德原本打算用厨艺征服易和菲奥娜,却没想到那厨师师傅是潘森那个斯巴达,做饭也是斯巴达,巴利亚德可受不了。

    而外出的话,貌似太危险了?等个把月再去帝国其他地方看看,免得无影还没有走远,找机会就又给他来一刀。

    “……朽木不可雕也!”

    德克萨斯拂袖而去。

    “师兄你不守着他俩了?我就说你是对小女孩感兴趣嘛。”

    巴利亚德还想再说什么,但易悄然无声的从他面前走过,当他转过头去时,迎面便是菲奥娜的一剑。

    “我去!你们这么快就结束了?”

    巴利亚德连忙躲闪,顺便弄了个幻象出来,让菲奥娜刺那个幻象玩,真身则隐匿着。

    “山顶练剑收获颇丰,然消耗甚大,难以持久。”

    易下巴上的汗珠正在滴落。

    “看起来确实挺累的,”

    巴利亚德是超凡者可以寒暑不侵,但这俩人可不是,无极山顶常年积雪,练剑十来分钟居然能够满头大汗,可见其中的危险,还好没被德克萨斯忽悠进去。

    “普通学生的宿舍里的设施不怎么样,你们俩个要是愿意的话,可以到我的院子里去住,平时也要清净许多。”

    记得巴利亚德遇上易的时候问他为何在此练剑时怎么说的吗?年幼的易大师不屑于庸人为伍,成天和剑意不纯剑心不坚的人待在一起很不舒服吧。

    虽然巴利亚德也满足以上任何一条缘由,但他只有一个人呀,还是个超凡者,自然与宿舍中那一片片的庸人不同。

    “多谢师兄。”

    易想也不想就同意了,和他一个宿舍的人,都只是来镀金的,属于那种有一点点剑道天赋但难以达到多兰大师的要求,意图在无极道馆训练三年后成为其他道馆的大师的亲传弟子。

    他可与这些人不同,这些人的剑一触即溃,只是用来装饰的无用之剑,但他要的是一剑铭千古。

    ……

    巴利亚德觉得这所谓的镀金,其实是由来已久的习俗,不然也不至于让那些学生住在六人一间的宿舍里,而巴利亚德这样的亲传弟子则有一套三层小楼带着六百平方米的小院。

    三层小楼住一人本就十分冷清了,再加上六百平米无人的小院,若不是巴利亚德是暗影岛的人,说不定都会感到精神压力。

    如果是那些宿舍里的孩子的话,一个人在这里住上一晚就不会想着住第二晚。

    让易和菲奥娜住进来倒也算是顺水人情,反正也不会让他损失什么,至少在昨天邀请他俩住进来的时候还是这么想的。

    “呼——”

    巴利亚德将枕头盖在了自己的脸上,用以遮蔽窗外的声音,隔音的法术他不是不会,关键是没用啊。

    易和菲奥娜练剑时剑意纵横,压根就不管那隔音结界,直接将声音传入了巴利亚德耳中,巴利亚德不用想都知道罪魁祸首是哪个。

    神器有灵,很多人都这么说,但许多神器的灵都是假的,都只是使用者的意志贯彻进了武器之中,让武器更加得心应手的被使用。

    但凡事皆有例外,那把住着拉亚斯特的魔镰,关着亚托克斯的剑,锁着韦鲁斯的长弓,都是那种真正的有灵的武器,这种通常被人称为魔兵。

    人家堂堂暗裔有着自己完整的意识,凭什么要让你用?你来抓住爷试试?看爷弄得死你不。

    巴利亚德手中的破败立于二者之间,不是被巴利亚德灌入了自己的意志的灵,亦不是有着完整意识的魔兵。它寄身着无数的魂魄,这些魂魄没有意志,但有着本能,剑的本能。

    要饮血,要杀人,要与其他的剑分个高下。若要说破败的灵是什么的话,在这个世界线,那就是神剑自有的剑意。

    易和菲奥娜的剑意刺激到破败了,先前看那俩人战斗还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在这里,当巴利亚德施展了隔音的结界后那声音依然传入了他的耳中,拿着破败几千年了他要还不知道破败想干什么,他还是把破败丢了算了。

    嗯,丢了,想到就做。巴利亚德用ID卡打开自己的储物空间把破败扔了进去,他就不信中间隔着无数世界线破败还能来搞事情。

    没错,他是知道破败想要和那俩人的剑意分个高下,但关他什么事?破败于他而言只是一个象征性的装饰,缺乏实际意义,以他的岁数早就过来装潢门面的年纪。

    真要装逼的话,大不了找地方躲着然后放一条亚龙的灵魂出来,不过也就凡人会觉得那种只会喷口水的生物威武大气上档次了,只能在凡人面前装一装。

    “菲奥娜,怎么就剩你了?”

    巴利亚德下楼后就看见了一片狼藉的小院以及正在收拾院子的菲奥娜,易去哪了?离多兰的授课还有一个小时吧。

    “他上山了。”

    菲奥娜默默的打扫着小院,心中却在琢磨着要不要给家里寄封信,能够成为多兰的亲传弟子,她便不再是一个只能被用作联姻的工具。

    趁机要点好处也是应该的,到时候就把这小院里的草统统除干净,然后铺上石板,免得再因为和易练剑输掉之后不好收拾。

    “哦——你咋不去?”

    巴利亚德留意到了菲奥娜右手上有一条细细的划痕,那是用剑的手,只会因剑受伤,

    “打扫院子这种活过俩个小时会有人从山下来做的,你应该清楚吧,该不会是又输给了易吧?”

    “要你管!”

    菲奥娜一甩扫帚,烟尘和杂草顺着剑意向巴利亚德袭来,好在巴利亚德躲闪及时,不然这些被剑意裹挟着的杂物,就要糊他一脸了。

    “这不是有长进吗?怎么还输得比之前更惨?”

    能够随便甩一甩扫帚就把剑意这种傲娇得不得了的东西放出来,或许菲奥娜在剑道上已经堪比一些剑修超凡者了。她现在才几岁?顶天了也就十三。

    但天赋如此出众的菲奥娜输得更惨了,上一次是脸上有划痕,这一次却是出现在用剑的手上,这代表着什么?

    易在和菲奥娜对战时的目的已经从尽全力击败菲奥娜变成了以不重伤菲奥娜为前提战胜菲奥娜,若是在生死相搏中,那菲奥娜确实是要杀死眼前的敌人,而易,作为菲奥娜的敌人却是只取其剑而不伤其性命。

    这等差距,该说易不愧是剑圣吗?

    “……他变得更强了,但我迟早会超过他。”

    菲奥娜不甘的继续打扫着,短短几天时间,她和易的差距就变得如此之大,如此倒也难怪一个平民出身的人能够在前几天的测验中击败出身于剑道世家的她。

    天赋,太惊人了。
温馨提示

本书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手机输入m.taotaodu.com即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