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行走天下(求订阅!)

小说:诸天我为帝 作者:兴霸天 下载:诸天我为帝ZIP下载 诸天我为帝TXT全文下载
    “唔!”

    马车颠簸,里面传来强忍疼痛的低哼声,片刻后,端木蓉走出:“命保住了。淘淘全本小说 ..”

    盖聂和大司命轻轻舒了口气。

    这个世界神术仙法,战阵威仪,他们各有所得,但没了天枢情报,每每要事必躬亲,庆忌为求复国,又是兵贵神速,险些未能赶。

    若非顾承让两女一并来此,单盖聂,恐怕要任务失败。

    不幸的万幸,是让庆忌捡了条命。

    不过这吴国第一勇士的人设,也崩塌了。

    因为他的重伤垂死,全军大乱,险些兵败如山倒,所幸盖聂剑术高超,再加吴军不计死伤,全为配合要离刺杀,已是强弩之末,终于将之逼退。

    打到王都是不成了,这数万军队唯有撤退。

    这一退,给予了吴王阖闾最好的借口。

    吴国百姓,普通将士,可不管你是不是遭到卑鄙的刺杀,他们只看胜负。

    成王败寇。

    庆忌退了,无敌的光环没了,哪怕再卷土重来,想要势如破竹,一路望风而降,已是不可能的事情,想要复国,唯有真刀真枪与吴王阖闾拼个你死我活。

    “多谢三位义士救命之恩!”

    待得盖聂和大司命登马车,庆忌行大礼拜下。

    短短数日,他脸色灰败,脸颊削瘦,与之前那个威风凛凛的猛士,判若两人。

    显然他也知道自己受此挫折,复国的希望已经极其渺茫了。

    不过即便心灰意冷,为报答救命之恩,但有所求,庆忌绝不会推辞。

    若无盖聂等人的出手,庆忌自然必死无疑,可当部下要先一步击杀要离时,垂死之际的他竟阻止,言明要离也是一条汉子,今日只死一条好汉罢了,最后是要离有愧,自刎而死。

    如此胸襟气度,正是这个时代的最高追求。

    “公子不必如此,我等也是受人之托,前来相救。”

    盖聂与大司命敬重其为人,侧身让过。

    “受谁之托?”

    庆忌目光微微一凝。

    “到时自知。”

    大司命抿嘴,掀开幕帘,让庆忌看到外面:“如今离吴,公子还有两万部下,准备何去何从?”

    “两万……”

    庆忌惨然一笑。

    他以五万起事,连连攻城掠地,到了之前的大江,麾下兵马不减反增,已近七万。

    可短短数日,已经有大半兵士逃走。

    “兵贵精不贵多。”

    盖聂开口道:“昔日公子出走卫国,身边兵士不过万余,之现在如何?”

    庆忌目光一动,精神一振。

    是的,在生死未卜的关头,仍然愿意留下的,可谓不离不弃,对他真正忠心。

    能留两万,已是相当了不起的事情!

    大司命道:“公子还有资本,或可学重耳流亡列国,默默等待时机……”

    重耳也是晋公,很多人只知道晋公是春秋五霸,却忽略了他在国外颠沛流离了近二十年,辗转了八个诸侯国,直至六十二岁才回国登基做国君。

    庆忌当然也能学习重耳,但吴国不晋国,所谓机会,不过是苟且偷生的安慰之言罢了。

    “不!我绝不逃避,只有公子庆忌活在世一日,必讨逆贼姬光,不死不休!”

    然而庆忌手青筋暴起,怒火充盈胸膛,双指一并,指天道为誓,一字一句发下誓言。

    “请助我一臂之力!”

    誓言之后,庆忌再度行礼。

    他这不仅是对盖聂和大司命,而是对其背后势力,做出的求援。

    单凭庆忌的力量,正面交锋无法与吴王阖闾相抗衡,想要报仇雪恨,唯有向周边列国寻求帮助。

    至于利用,在这个世,没有纯粹的利用,只有互相借势。

    “好!”

    盖聂和大司命互视一眼,齐齐颔首。

    接下来,庆忌的军队开始改道,向着陈国边境而去。

    半月后,脸恢复血色的庆忌,在盖聂等人的带领下,步入一座隐秘的山谷。

    走了半个时辰,通过阵法,方才豁然开朗。

    入眼处首先是一处处凉蓬,错落有致地分布,蓬下许多锻匠赤着身,手舞大锤,正在铸造兵器,炉火熊熊,鼓风锻造,忙忙碌碌。

    这已经够令人侧目,但真正让庆忌郑重的,还是那央的练兵场。

    “变阵!”

    此时韩擒虎巍然挺立,如一尊天神般威风凛凛,令旗摆动,鼓声相随,整支军队开始前后错位移动,剑盾手向前,戈矛手退后。

    “混阵!”

    队形又是一阵变化,戈手、矛手、剑盾组成小队,形成了协同攻守,自高处看下去象朵朵梅花,整个大阵随着令旗所指滚滚向前。

    “冲杀!冲杀!”

    战鼓发出号令,万人同声大吼,震天动地,若非有隔音阵法布置,恐怕方圆百里,皆有耳闻。

    庆忌来到高高的观阵台,对队列的变化看得清清楚,忍不住面露骇然。

    练兵,首重军纪,令行禁止,其次是临战经验,敢与敌搏杀,然后是兵种之间的配合,最后才是个人技艺的高低。

    道理都懂,但想要练出成效来,却是很困难的事情。

    实际,这个年代对军队的训练极为有限,需要士兵掌握的东西并不多,能击鼓而进、鸣金而退,听从号令,是合格。

    主要是现在全民皆兵,体魄强健的士卒,本来有技击基础和从军知识,稍加训练能做战。

    但下限高,限却低,想要练成精兵,要花费十倍乃至百倍的心血,这是许多将领都不愿为之的,包括庆忌。

    所以此时,庆忌见得这等万众如一的兵士,简直惊为天人,忍不住要脱口问出:“你们到底来自哪国?”

    如今的天下,以晋、齐、楚三国最强。

    其下是宋、卫、吴、鲁、秦、郑等国。

    再下则有越、陈、蔡、曹、徐、杨等国。

    这来相助自己的,是三个顶尖大国势力的可能性极小,庆忌左思右想,周边虽然列国众多,能有如此手段的,似乎一个对不号。

    不过庆忌最终还是按捺了下来,他知道对方要说时自然会说,现在所求的,是练兵强军,重振旗鼓,以最快速度打回吴国!

    且不说吴国公子庆忌的存活,为诸侯列国的局势,投下了一枚石子,姜国都城,顾承带着龙葵,出了王宫。

    春秋战国,是思想爆发的时代,百家争鸣,思潮不断,奠定了华夏明脉络。

    等到秦朝一统,真正意义的国家出现,没有了诸侯竞争,反倒再无那般璀璨光辉。

    所以既然来了,自然要见一见那些传人物。

    孔子、老子、孙武、晏婴……

    行走天下!
温馨提示

本书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手机输入m.taotaodu.com即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