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燕赵覆灭(求订阅!)

小说:诸天我为帝 作者:兴霸天 下载:诸天我为帝ZIP下载 诸天我为帝TXT全文下载
    “发现秦军?必然是些许斥候,毋须慌张!”

    王宫之中,晏懿正在清点收刮而来的财宝,面对门客惶急的汇报,头也不抬。

    邯郸一陷落,秦军趁势反攻,赵军败阵是理所应当,三国联军毫不意外。

    但有李牧在,秦军肯定不会好过,短时间内,秦军能收回之前丢失的城池,就算不错了。

    退一步说,秦军全歼赵军,那也是十几万人,连带着赶路时间,没有一个月,休想来到邯郸。

    到那个时候,三军要么分赵,要么掳掠大量的财富,回归各自的国家了。

    “将军,和氏璧找到了!”

    所以晏懿毫不在意,直到亲卫前来禀告,才狂喜地抬头:“快快呈上!”

    不多时,亲卫双手小心翼翼地献上一块碧色美玉。

    岁星之精,坠于荆山,化而为玉,侧而视之色碧,正而视之色白。

    这是《录异记》异石篇的记录,确实美玉天成,从不同角度,有不同的色泽。

    实际上若非传国玉玺的流传,和氏璧不会后世皆知,与其说是美玉自身的价值,不如说是皇权赋予的加持。

    即便如此,对于这件价值连城,完璧归赵的宝物,晏懿也是爱不释手,连连赞叹:“好!好啊!”

    “将军,韩军连夜撤离邯郸。”

    然而下一刻,又有亲卫进来禀告。

    “嗯?”

    晏懿猛然转身:“怎么回事?细细说来!”

    “根据线报,似是韩国内部有人传信,姬无夜才会退军。”

    亲卫脸上也带着不解。

    邯郸作为一国都城,何等富有,不趁机收刮,慌慌张张地撤走,到底为了什么?

    难道韩王病重了?

    “姬无夜专横跋扈,老奸巨猾,更组建了夜幕,为他收集情报,若非韩军太弱,我都压制不住。”

    晏懿脸色一变,喃喃自语。

    这话倒是没错。

    七国之中,韩国最弱,燕国倒数第二,此次燕国出兵八万,韩国只有四万,晏懿确实有鄙视韩人的资格。

    但内心深处,晏懿清楚姬无夜的实力,比他强得多,此人都慌张撤走,必然有因。

    就在这时,一位长衫文士走了进来。

    “李斯先生,你来得正好!”

    晏懿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赶忙迎上。

    “将军,事情不对,必须回燕国,否则恐有性命之危!”

    李斯的神情无比凝重,一字一句地道:“秦军真的要攻来了!”

    “什么?怎么可能?”

    晏懿刚要问原因,李斯急急地道:“将军,见好就收,无论秦赵战场发生了什么,一旦联军不在,我军是能敌得过李牧,还是能击败王翦?”

    “对!对!见好就收,见好就收……”

    此问一出,晏懿权衡利弊,命令亲卫立刻去集结士兵。

    “将军,我也有些需要收拾。”

    李斯拱手道。

    “先生尽管去!”

    晏懿哪里顾得上他,大手一挥。

    用了足足两个时辰,燕军集结,出了邯郸城门,一路向东而去。

    直到邯郸的轮廓消失在脑后,晏懿才舒了一口气。

    虽然没能彻底占据赵国都城,有些遗憾,但此行还是收获满满的。

    “将李斯先生请过来。”

    晏懿狭长的双目眯起,下令道。

    “将军,李斯先生不见了。”

    亲卫道:“他未随我们离开。”

    “被什么拖累了吗?”

    晏懿一怔,自说自话地道:“无妨!他一介门客,应有脱身之法。”

    门客知道这位薄情寡恩的性格,不敢答话。

    实际上,李斯不需要他们担心。

    该担心的,是他们自己。

    因为远端的地平线上,已经缓缓出现了一条粗而绵长的黑线。

    “将军!秦军!是秦军!”

    不需要亲卫惊惶的呼喝,那隆隆的战鼓声响已经传入耳中,回荡九宵。

    黑线逐渐显现在面前,印入燕军眼中的,是一片宏大到令人震撼的场景。

    十万秦兵排成巨大方阵,化作汹涌的狂涛海浪,以一种整齐而有节奏的韵律,迈动而来。

    “杀!”

    位于中军的王翦这次未骑马,而是立于一架战车上,看着那骚乱的燕军,佩剑一指,放声大笑。

    “杀!”

    秦军大笑,齐声狂喊。

    赵军在李牧的带领下,有拼死一搏的可能,所以王翦愿意将之最后的反扑,转接到北原匈奴的头上。

    燕军却没有这个资格。

    秦军佯败了这么久,需要斩首,需要战功,需要见血。

    所以燕国顺理成章地成为了目标。

    秦军冲锋。

    快捷如风!

    奔腾如雷!

    杀戮如潮!

    “应该据险而守的!”

    尚未短兵相接,只是目睹那驰骋奔喝,兴奋狂嚣的攻势,晏懿身躯剧颤,脸色就如同死了一样惨白。

    因为他知道完了。

    秦军野战无敌。

    燕军唯一的机会,就是死守邯郸。

    邯郸毕竟是一国都城,易守难攻,若非城内空虚,乐乘反叛,引敌进入,里应外合,联军恐怕至今都打不下邯郸。

    现在,迟了。

    一触即溃。

    燕军根本组织不起有效的防御,秦国铁骑的凿穿,就象是狼群进了羊群,将羊儿趋赶、恐吓、分割,最终围歼。

    恐惧如瘟疫一样,迅速在军队中蔓延,最终形成崩溃。

    秦军这些时日与李牧对敌久了,习惯了那种势均力敌的紧迫感,再打燕国,就跟打孩子似的,还没怎么用力,燕军的大溃散就爆发,顷刻蔓延全军。

    无数士兵被杀,一名名燕国将领倒下。

    有的在指挥部队反抗时,死在了逃亡士兵的刀下,有的马失前蹄,被自己的士兵践踏而死,望眼望去,到处是仓皇逃窜的身影,他们丢盔卸甲,忘记了身份、忘记了战斗、忘记了还击,只想着如何逃命。

    屠杀开始。

    是役。

    王翦千里奔袭,阻截三国联军,先灭八万燕军,上至将军晏懿,下至传令兵卒,全部围杀,原野尽赤。

    秦军气势如虹,又追赶魏军,灭之大半,唯独四万韩军仓皇逃回韩国,保存了元气。

    三日后,王翦攻入邯郸,赵王请降,赵国灭亡。

    又十日,王贲率军长驱直入,攻入燕都蓟,燕王喜欲逃亡辽东,无果被杀,燕国灭亡。

    燕赵覆灭,天下震动。
温馨提示

本书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手机输入m.taotaodu.com即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