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太阿倒持(求订阅!)

小说:诸天我为帝 作者:兴霸天 下载:诸天我为帝ZIP下载 诸天我为帝TXT全文下载
    庞统软倒在地。

    原历史上,他与诸葛亮并称,和郭嘉、周瑜一样,在年轻时就绽放光芒,可惜也同郭周一样,都落得个英年早逝的下场。

    此世根据座次,庞统在水镜学宫的三千学子中,排名第二,乃是水镜先生的得意弟子。

    然而君子六艺再强,少年奇才光辉再盛,他遇上的是得西王母传麒麟长生策的顾承化身,自是瞬间落败。

    顾承出手何等果决,挥袖之间,将近千学子统统拿了,同时抓向动弹不得的庞统。

    “住手!”

    但就在这时,一位俊朗儒雅的男子陡然现身,护在庞统身前,手持长剑,遥指过来。

    “喵!”

    那长剑看似普通,但剑尖所指,一股天下万灵,唯命是从的威仪暴现,雪落狸王尖叫一声,两只猫耳朵一沓拉,竟是战战兢兢,要往下拜去。

    “咦!太阿剑?”

    顾承目光一亮,摆了摆手,威压消减,她才止住下意识的动作,已是目露骇然。

    始皇四宝!

    太阿剑、定日针、赶山鞭、传国玉玺!

    这四件在大秦皇朝时至高无上,威压八方的至宝,在秦二世灭亡后,就消失不见。

    有传言昔日霸王项羽想夺四宝,却被四宝合力逃脱,齐齐入了秦始皇陵中,再也未出。

    所以项羽才迫不及待地攻打皇陵,结果在兵马俑的军威下吃了大亏,惨败而出。

    即便如此,他将兵马俑灭得七七八八,以致于王莽新朝末年,赤眉军也敢闯入秦始皇陵。

    到了刘秀重振大汉,同样进去逛了一圈,带出了包括七窍玲珑丹在内的许多宝物,连无上炎龙的炼制法门,都参照了十二金人。

    不过始皇四宝,再未现世。

    据袁家推断,即便是刘秀,也未能揭开秦始皇的棺椁,那最重要的四宝,就在其中。

    可此时,始皇佩剑太阿,这柄由匠圣欧治子所铸的宝剑,居然出现在水镜学宫!

    “你是何人?”

    顾承看着男子。

    “在下徐庶,字元直,见过妖王阁下!”

    徐庶见得空荡荡的学堂,心中又惊又怒,却是硬生生克制住,拱手行礼道。

    “有趣!以你之才,居然还坐不到最前方八个座次中?”

    顾承露出饶有兴致之色。

    水镜八奇到底是哪八位,他曾经猜测过,其中徐庶由于原历史上与水镜先生关系莫逆,就在人选当中,没想到却不是其一。

    莫不是因为徐庶出身寒门?

    可司马徽如果收徒都要严格界定世家寒门,他的心胸格局,也未免太过狭窄,没资格追求谋圣之位了。

    “先生有言,庶有大劫,度过方成人杰!”

    徐庶只以为是妖王挑拨离间,淡然答道,突然间将太阿剑一横:“阁下如若放出我的同窗,此剑便双手奉上。”

    雪落狸王的呼吸立刻粗重起来,不停给殿下使眼色。

    这可是昔日秦始皇的佩剑啊,妖族倘若得了,意义绝对重大。

    相比起来,水镜学宫内的学子收了又有何用,难道还能让他们投靠妖族不成?

    “太阿倒持!”

    然而顾承看着太阿剑,沉吟片刻,却轻笑起来:“原来如此,怪不得水镜学宫轻易暴露,司马徽又不在,此剑是‘献’给人族太子的吧!”

    此言一出,徐庶面色保持不变,瞳孔却不自觉地缩了缩。

    之前水镜学宫突然现身,顾承在讶异之际,就不免奇怪。

    如果河内司马背后真的是水镜先生在支持,那么以司马徽的才智深谋,不该让司马家贪得无厌,陷得如此之深,甚至将整个学宫也给拖下水。

    要知道此次可不比水镜八奇在暗中谋划,窃取大汉建元洞天,参与宗正刘焉刺杀陈留王,这是谋逆之罪,当诛全族!

    待得麒麟化身入学宫,顾承倒是确定了一点,司马徽根本不在。

    这倒也事出有因。

    贾诩出手了。

    贾诩虽然一直隐于幕后,从不现身台前,但他绝不是被动防守之人,在太行山大破佛门后,便开始绸缪如何反击,甚至准备锁定水镜学宫的位置,一举灭之。

    顾承知道贾诩与司马徽争的是圣位,也不干涉其中,如今司马徽不在水镜学宫内,看来贾诩所谋,颇有成效。

    不过顾承从不低估任何一个敌人。

    水镜先生能收八奇,谋圣位,焉知他不是以退为进,借贾诩的威逼,设局让太子入伏?

    这种巅峰谋士的较量,可谓步步惊心,环环相扣,一旦太子倒了,贾诩也就无法与他相争了。

    而何物能打动御使无上炎龙,坐拥大汉玄器的太子?

    始皇之宝!

    “妖族内,也有如此智者?”

    “殿下棒棒哒!”

    顾承不讲贾诩之名,只是以大敌代之,将上述的分析略微说了遍,徐庶终于变色,眼中浮现出一抹恐惧,雪落狸王则骄傲地挺起胸膛。

    “你未等到太子,却等来了我,可谓天数!”

    顾承看着徐庶,微微而笑:“我能代表十方妖众,与水镜学宫结盟,带上太阿剑,随我回十万大山!”

    徐庶胸膛起伏,陷入到激烈的思想斗争中。

    司马徽在临行前,确实嘱咐了许多。

    这个惊心动魄的布局谋划,将方方面面都考虑周全,唯独没想到,一个神秘莫测的妖王借他们与太子相争时,闯入学宫,出手即掳走了司马徽培养的上千学子,连定为水镜八奇的庞统都未放过。

    现在,这个妖王要结盟,但要求是他和太阿剑,该何去何从?

    “好!我随你去!”

    换成其他人,或许就畏缩不前了,可徐庶在经过些许迟疑后,却是目露坚定,来到了顾承身前,冷冷地道:“只是你们能出去吗?”

    轰隆!

    似乎呼应他的话,整个学宫蓦然间一阵震动,那天地金桥也支持不住了。

    “殿下!我们快走喵!”

    雪落狸王急了。

    此次收获再丰,倘若出不去,那可怎么办啊!

    一想到都天神煞大阵都被太子硬生生攻破,雪落狸王就一阵发抖,可怜巴巴地拉住顾承的衣角。

    “此处毕竟是大汉洞天,在自家后花园动手,哪怕灭敌,也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顾承摸了摸猫脑袋:“所以放心吧,太子是不会与你们鱼死网破的,只不过……”

    “区区妖类,如此胸有成竹,真以为算尽一切么?”

    徐庶心中生怒,又有些不安:“不过什么?”

    “壮士断腕,猛药去疴的道理,想必不用我教你。”

    顾承笑笑:“那天地金桥,舍给太子吧!”
温馨提示

本书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手机输入m.taotaodu.com即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