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司马仲达(求订阅!)

小说:诸天我为帝 作者:兴霸天 下载:诸天我为帝ZIP下载 诸天我为帝TXT全文下载
    建元洞天。

    中央龙城。

    若从高空俯瞰,此处乃是洞天的核心,就像是熠熠生辉的龙目,牢牢镶嵌在大地中央。

    其内碧树遮天,灵芝异果,遍布四方,更有无数奇珍异兽,漫步自由,长居此处,哪怕不运功修炼,单单吸食那空气中弥漫的灵雾,都觉得元气充沛,实力增长。

    不得不说,刘焉虽有异心,但治理洞天的能耐还是极强的。

    要知道洞天不比外界,需要调气顺势,才能使得四季长青,五谷丰登,副主从某种意义上也是园丁,没有强大的修为和能耐,根本管理不了偌大的世界,只会令其不断萎缩,直至衰败。

    “十四年的心血啊!就差一年,我的万宝山就能大成,脱离这里了……”

    此时,灵气最浓郁的府邸中,刘焉负手而立,幽幽叹息,声音越来越低。

    “父亲,我们真要与太子殿下作对?”

    刘璋来到刘焉身后,神色满是惊惧。

    相比起刘焉的相貌堂堂,端正有威,刘璋就差了许多,优柔寡断,无谋无胆。

    也难怪原历史中,刘焉经营得铁桶一般的益州,最终竟然引狼入室,被刘备巧取豪夺了去,以此成就了蜀国的基业。

    此时听得刘焉所言,刘璋更是吓得冷汗涔涔,连连劝说。

    “事关生死,必须如此!”

    刘焉却是冷静非常。

    他既然决定舍了宗正的权位,就不至于为出一口恶气,行不智之举。

    不让太子顺利登基,为的还是保住自己的身家性命。

    十年宗正位,千万宝灵光。

    大汉皇朝坐拥天下,富有至极,单单是每个月造化龙鼎炼出的丹药,就是连昔日八大世家都渴求不得的珍贵丹药。

    刘焉将丹药扣下,卖予八大世家,换取的庞大利益,连灵帝都难以想象。

    同时,也得罪了许多宗族弟子。

    不过刘焉极有眼力劲,克扣的都是旁系庶出,并且天赋极差的,倘若展现出锋芒,马上加倍补偿回去。

    一来二往,被他欺压的皇族子弟差者愈差,恶性循环,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实力强大的了解他口蜜腹剑,手段阴毒,也不欲与其作对,但仇怨却结下了,他若继续稳坐宗政之位,自然无人出头,一旦地位不保,天牢内的袁氏父子,就是前车之鉴。

    更关键,刘焉还有一个任何人都没有告诉的大秘密。

    那才是真正的死罪!

    “看来只能答应河内司马的条件,将七窍玲珑丹的配方交予,隐于司马家的洞天之内。”

    “太子锋芒毕露,登基后定会对世家动刀,到时候大汉内忧外患,风雨飘摇,我刘焉一脉,或能借助司马家之力,乘势再起。”

    刘焉心意已定,取出两封书信:“传信司马与刘表,亲手交托,不得有误。”

    “是!”

    刘璋无奈,唯有遵从。

    ……

    ……

    当夜。

    一座隐蔽的洞府内,传送光芒流转,一位身高八尺,姿貌温厚的皇族走了出来。

    “刘表为人性多疑忌,太子动我,他必猜疑,果然应邀来了!”

    洞府之中,早已摆好筵席,却无侍女服侍,刘焉独坐主位,站起身来朗笑道:“景升来了!快快入座!”

    刘表还礼,称呼表字笑道:“君郎相招,岂能不来?哈哈!”

    以枝叶之亲,阴怀攘窃之志的皇族子弟,可不止刘焉一位,刘表同样是其中的佼佼者。

    相比起刘焉,刘表少时便知名于世,名列八俊,曾遭党锢之祸,宦官迫害,反倒声名远播,如今为左中郎将。

    因此刘焉一直戒备,以防他夺宗正之位,隐隐对立,明争暗斗,过了几招,但要联合对付太子时,第一个想到的人选也是刘表。

    两人落座,推杯换盏,言笑晏晏,半响未至正题。

    “君郎招我来此,不是为了聊些家话的吧。”

    终究还是刘表忍耐不住,开口道:“殿下要收回建元洞天,以备妖族侵扰?”

    “一朝天子一朝臣。”

    刘焉苦笑道:“我等终究不被殿下所容,要给刘硕刘俚腾出位置了。”

    “一介武夫,何德何能,配居高位?”

    刘表瞳孔微缩,却不上当,微笑道:“我倒觉得,刘虞以恩厚得众心,为殿下所喜,会继任宗正。”

    刘焉口中的刘硕与刘俚,就是平原王和渤海王,两者的实力在皇族中是最强的,皆是合相境巅峰,距离世尊仅有一步之遥。

    但他们更多的是作为武者巡视皇宫,保证皇城安危,在刘表看来,刘焉若失势,平原王和渤海王无法与他一争,真正有威胁的,是远在幽州任刺史的刘虞。

    刘表眼光不差。

    历史上刘室三牧,正是幽州牧刘虞、荆州牧刘表、益州牧刘焉。

    那时汉室衰颓,人怀异心,唯刘虞不失忠节,忠厚恭俭,志存王室,可惜能力不足,终究还是无法力挽狂澜。

    但现在太平盛世,比起私心极重的刘焉与刘表,太子自然更喜欢用刘虞。

    “哈哈!仲达告知我,景升最忌惮之人是刘虞时,我还不信!如今看来,果然不愧是水镜先生的高徒啊!”

    刘表此言本是试探,不料刘焉听了抚掌大笑:“景升不妨看看,这是何物?”

    话音落下,刘表的桌面上灵光一闪,一本奏章早早备着,他展开一看,脸色变了。

    因为里面赫然是弹劾刘虞,在幽州与蛮夷往来,赏赐安抚,以物易物,还令汉蛮通婚。

    刘虞将幽州治理得极好,却与蛮人来往甚多,致力于两族平和,如今七大蛮夷组成联军,威压边境,他所作所为,由世家歪曲宣扬,三人成虎,必然激起民愤。

    到那时,太子予以惩戒,宗正之位是休想了。

    “起草这本奏章的,莫非是那水镜先生的高徒?”

    刘焉的字迹刘表认得,不是出自其手,这歹毒用心,更是让刘表暗暗惊悸。

    “容我介绍,河内司马家的公子!”

    刘焉话音落下,一位英姿不凡的少年,自堂后转出,拱手行礼:“末学后进司马懿,见过中郎将!”
温馨提示

本书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手机输入m.taotaodu.com即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