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三大神功(第一更求订阅!)

小说:诸天我为帝 作者:兴霸天 下载:诸天我为帝ZIP下载 诸天我为帝TXT全文下载
    “陛下,家师已至京城,日夜等候陛下的召见。”

    “准入宫。”

    当朱允炆带着一位面容清奇俊美,颔下五柳长须,身穿道袍的男子,一路而来时,太监宫女纷纷侧目。

    “吾皇万岁!”

    太和殿之上,顾承看着见礼的徐福,眼前也是一亮。

    不得不说,这位千古以来最富盛名的方士,确实有着超然风姿。

    洗尽繁华,超俗离尘,犹如谪仙临尘,眼中更有种历尽沧桑,笑看风云的悠然,令人忍不住生出信任好感。

    “神元运用,惑人心智吗?”

    但顾承知道,这是一种玄之又玄的精神运用之法。

    徐福的修为,已经超脱凡人之境,到达了炼神通元,意念杀敌的境地。

    籍由昨夜那场惊天动地的神魔交锋,顾承明确了此世神魔级存在的强大。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在不动用玄器的情况下,此时的他,实力堪比凡世武者的极限,在雄霸与绝无神之上,却逊于无名。

    功力招式,顾承都不缺乏,更有高屋建瓴,但在规则的领悟,他还是欠缺了火候。

    神魔之境,代表着天地规则信手拈来,随意运用。

    这一步,不是那么好迈出的。

    要么如无名从小历经波折,天煞孤星,亲人惨死,隐居避世后,悟得无上剑道,天剑之境,一剑生万法。

    要么就如徐福服用凤凰血,长生不死,有一千七百年的时间,参悟世上众多武学,最终积累大成,开创属于自己的圣心诀……

    这两条路,一重天赋一重积累,顾承则属于均衡。

    或许徐福的到来,能给予突破的契机。

    “免礼!”

    顾承抬手,目光熠熠:“听闻贵派有天子神功,又得长生秘法,可有此事?”

    “禀陛下,确有此事!”

    在朱允炆忐忑的注视下,徐福微微而笑:“我派传承自一千七百年前,为秦始皇寻找不老仙丹的方士徐福,为完成祖师之愿,每当改朝换代之际,我派都会奉迎真龙天子,籍此换取天子神功,精研至今,终有所得,愿奉上历代天子绝学,供陛下参悟,再修秘法,可窥长生之境!”

    “又演起来了……”

    顾承心中失笑。

    这类岁数大的老怪物,都喜欢扮作他人,享受那种高高在上,欺瞒苍生的快乐。

    原剧情里,徐福一人分饰两角,虚构出一个野心勃勃的弟子帝释天,拜托风云和无名助他清理门户。

    实际上帝释天就是他自己,他就是帝释天,横跨忠奸两道,把所有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现在徐福则是将自己变为了徒子徒孙辈,以秦始皇寻仙丹为由,虚造来历与目的。

    的确,血气方刚的少年天子,容不得一个历史悠久,深不可测的老怪物。

    相比起来,这种解释更能取信于人。

    “好!”

    果不其然,在朱允炆的视线中,天子已是喜形于色,迫不及待地道:“将那些神功绝学呈上来,朕要一观!”

    “遵旨!”

    徐福从袖中取出一卷似图非图,似甲非甲的奇物,徐徐一托,飞向天子,朗声道:“万物皆自先天一气而生,此图以十数合五方五行,自成乾坤,是为先天乾坤功!”

    顾承接过宝图,稍加感悟,立刻确定这就是周天子姬发的绝学,传承自广成仙派的先天乾坤功。

    伏羲王天下,龙马出河,遂则其以画八卦,谓之河图,轩辕黄帝参悟这上古之宝,开创先天乾坤功。

    如今徐福献上的自然不是真正的河图,却也将先天乾坤功的精髓囊括其中。

    而这还不是结束。

    下一刻,徐福长袖一展,十根光泽不一、晶莹剔透的晶柱,飞向天子,朗声介绍道:“此乃仿造女娲娘娘炼石补天之后,遗留在人世的十颗补天晶柱,记录浑天宝鉴。”

    这门功法就更加了不得了,此世的女娲大神将天地之力具现化,阐述清浊升降,自然造化之理,堪称世间武学之最。

    顾承虚握十枚晶柱,发现浑天宝鉴的十层武学,还可以单独修炼,与寻常武学循序渐进的方式大相径庭。

    徐福又招了九件宝相庄严的兵器出来:“此乃仿造佛祖亲传的九大佛兵,每一件佛兵都对应一式如来神掌。”

    河图、晶柱、佛兵,皆是后世传人所制,非上古大能亲传至宝.

    但如此传承方式,与大宋大隋中的秘籍一比,已是天上地下。

    不仅是高武与低武中武的差距,更在于这三门绝学,是无数武者争破头的无上神功。

    当大殿之上,悬浮着一件件光泽灿烂的宝物,不仅太监侍卫,就连朱允炆都看呆了眼。

    他即便不好练武,都有些嫉妒。

    这可是天子神功中最厉害的三门,货真价实的神魔级武学,比起蒙古的长生天神功和明教的明神武典,要强得太多了。

    万一真给天子练成了……

    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徐福却是面色悠然,似乎真心实意地献上跨越千年,最珍贵的收藏。

    “好!好!好!”

    顾承连道三声好,大喜挥手:“来人,赐道长白金、文绮、宝冠、法服,宣告百官,十日内不开早朝,朕要精修神功,待得实力大进,御驾亲征山海关,将那些东瀛贼子统统杀光!”

    “多谢陛下!”

    徐福眼中闪过一缕精芒,不亢不卑,稽首告退。

    ……

    “本座亲至,你可心满意足了?”

    待得两人在京城内白云观安置下来,徐福似笑非笑,看向朱允炆。

    “无名突现,要将朕带去中华阁,逼不得已,才求援天门。”

    朱允炆见左右无人,低声笑道:“伪帝被天子神功所惑,连早朝都不上了,真是好手段。”

    徐福摇摇头:“安抚之术罢了,天子机智神勇,城府极深,比你这废物可强多了。”

    朱允炆怔住。

    这四十多年来,徐福一直对他礼敬有加,怎么突然恶语相向?

    答案很简单。

    下一刻徐福五指张开,轻轻一摄,朱允炆浑身僵住,心脏砰砰狂跳,一滴鲜血溢出,顺着血管不断向上,最终破开喉咙。

    “你!你!”

    朱允炆捂住喉咙,露出不可置信之色。

    一方面是不敢相信徐福会杀他,另一方面则是感受自己的手掌,仿佛老树盘根,瞬间变得粗糙至极。

    他的不老容颜,随着那滴鲜血的离去而消失,最后的生机也被一并带走。

    数息之后,整个人化作一捧灰烬,随风散去,尽归尘土。
温馨提示

本书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手机输入m.taotaodu.com即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