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直接清洗

小说:诸天我为帝 作者:兴霸天 下载:诸天我为帝ZIP下载 诸天我为帝TXT全文下载
    大明。

    正统十五年初。

    天子回京,监国郕王率文武百官,行朝见礼。

    天子宣告,蒙古灭族,百姓高呼,群臣喜泣。

    “皇兄,你回来了,臣弟终于能卸下重担!”

    郕王上前几步,虎目通红。

    “皇弟坐镇京师,执掌大局,朕心甚慰!”

    顾承颔首,没有亲近也没有疏离,望向群臣,抬手道:“免礼!”

    “谢陛下!”

    群臣拜了再拜,纷纷站起。

    “此人确实不像是皇兄,莫非徐有贞所言……”

    郕王看着顾承龙行虎步,在龙椅上坐下,神态举止无上威严。

    那浩大沉凝,统御八方的气质,连自小跟朱棣出征的明宣宗朱瞻基都远远不如,与之前那个从小受宦官摆弄的无能皇帝,更是判若两人。

    郕王的头低垂下去,眼中闪烁出精光。

    徐有贞说的话他原本不信,皇帝是随便就能冒充的么?

    更别提什么江湖贼子雄霸,找人易容冒充,妄图祸乱朝纲了,简直天方夜谭。

    但内心深处,他又抱着一丝希望。

    如果归来的天子是假的,真的早就死在了土木堡的兵荒马乱中,那么他又有坐上皇位的机会。

    然而下一刻,顾承俯瞰群臣:“朕巡狩塞外,多亏诸爱卿辅佐皇弟治国,朕心甚慰!”

    同样的朕心甚慰,却令群臣齐齐变色。

    因为天子口中的四个字巡狩塞外。

    打了败仗失踪,和巡狩塞外,是两个概念。

    前者是皇帝之罪,历史上要浓墨重彩记录一笔,而在那样的国家危难,群臣擅自作主,是为国为民。

    但后者就是大大的不同,天子身犯奇险,北上巡狩,群臣却各有算计,不遵圣旨,不予救援,再加上迎奉郕王登基,岂不是乱臣贼子?

    偏偏他们无法辩驳,因为天子确实灭了蒙古。

    哗啦!

    这一刻,百官再度跪下,面露惶恐。

    “臣等有罪!”

    郕王怔了怔,也动作略微僵硬地跪下,心中生出一股敬畏与更加浓重的怀疑。

    这是他的皇兄?

    是的,这更是大明的天子!

    顾承静静看着每一位臣子,在一阵令人压抑的安静后,缓缓开口:“东瀛小国,也敢犯我大朝威仪,英国公,可有灭敌之法?”

    英国公张辅颤颤巍巍地起身,数月不见,已是头发花白,形销骨立,努力提高声音:“禀陛下,老臣以为,东瀛资源贫瘠,国力低微,民多饥辘,朝不保夕,贸然动武,必不可久,以守为攻,定可胜之!”

    顾承看着张辅:“国公保重身体,朕还望你一展昔日三犁交址的雄武宏算。”

    “谢陛下!”

    张辅脸上浮现出激动的红润,精气神真的好了些,微微挺起腰杆。

    他被接回京师,不久后就病倒,直到听到天子回京,才硬挺着身子骨,前来上朝。

    不仅是他,土木堡之变幸存下来的文武都有类似的遭遇,尤其是武将功勋,虽然活了下来,却被文官集团排挤,大权旁落。

    “驸马都尉井源,你以为呢?”

    “平乡伯陈怀,你曾领平倭之职,可有看法?”

    现在其他臣子全部跪着,土木堡之变生还的文武官员得天下点名,一一起身回话。

    这散发的信号,已是明显至极。

    毫无疑问,归来的天子要重用的,正是跟随他征战瓦剌的臣子。

    说来也有趣,其实若不是英宗瞎指挥,土木堡之变根本不会发生,但顾承先保元气,再灭蒙古,在文武看来就是陛下深谋远虑,连战败都是示敌以弱,为的是彻底斩草除根……

    其实想多了,败就是败,换成顾承指挥,有太多办法灭掉日落西山的蒙古,哪里需要葬送大明精锐?

    但无论如何,这些文武功勋对于天子,已是死心塌地。

    土木堡之变的文武问完后,顾承目光一转,落在一人身上:“徐有贞?”

    徐有贞瞳孔一缩,不敢起身,直接开口答道:“臣……”

    他刚开口说了一个字,顾承就冷声道:“验之星象,稽之历数,天命已去,惟南迁可以纾难,这话可是你说的?”

    徐有贞身躯一震:“臣……”

    “假借天象,妖言惑众,动乱军心,违背祖制。”

    顾承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看向郕王,淡淡地道:“皇弟以为这是何罪?”

    “皇兄!徐有贞……”

    郕王面色剧变,仰首望向顾承,迎着那深不可测的目光,最终改口:“按律当斩!”

    此言一出,不少臣子按捺不住,变了脸色。

    因为谁都知道,支持郕王登基的官员中,徐有贞是最为卖力的几位。

    现在这位新皇党,却被第一个当成弃子抛开。

    “殿下?”

    徐有贞同样不可置信地看向郕王。

    昨夜两人还密谋,揭穿伪帝的身份后,如何即刻登基,执掌大权,将支持伪帝的江湖贼人雄霸灭去,再毒杀驻扎在城外的七万天下会弟子……

    一夜之间,便成了按律当斩?

    郕王不敢看徐有贞,双手微微颤抖起来,眼中却无后悔。

    欲成大事者,至亲亦可杀,更别提区区臣子!

    在郕王看来,徐有贞为其谋划,也不过是为了从龙,日后位极人臣,现在被天子抓住把柄,怪得谁来?

    现在天子点名,若是有一字答错,一同清算,就是再无机会。

    “皇弟所言,甚得朕心!”

    顾承挥挥手,待得徐有贞被拖了下去,他又看向下一位:“都督同知石亨,你与西宁侯宋瑛、武进伯朱冕大战阳和,宋朱二将阵亡,你单骑一人逃出,降官募兵,本是立功赎罪,可瓦剌王帐内,搜出你与也先的书信,作何解释?”

    石亨大叫:“陛下!这是贼子栽赃陷害,臣对大明忠心耿耿,岂会与蛮夷勾结?”

    “朕也信你,为还清白,暂时卸职,入锦衣卫诏狱,接受调查!”

    又拖下去一个,顾承继续点名:“礼科给事中李实……”

    当大殿内回荡着天子清朗的声音,众臣战战兢兢,生怕听到自己的名字。

    虽说伴君如伴虎,但这清算来得未免太快。

    关键是天子下手的人选很奇怪,并不全是支持郕王登基,且全部有堂而皇之的缘由,或杀或贬,让人挑不出毛病。

    初步清洗完毕,顾承令众臣起身,朗声道:“命义士雄霸上朝!”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当雄霸身穿劲装,昂首阔步地走上大殿拜下时,群臣愕然,其中一人心底发出怨毒的怒吼:“怪不得伪帝所杀所贬,全是我主花费心血拉拢的臣子!雄霸,你不得好死!”
温馨提示

本书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手机输入m.taotaodu.com即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