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宝库神威(第二更求订阅!)

小说:诸天我为帝 作者:兴霸天 下载:诸天我为帝ZIP下载 诸天我为帝TXT全文下载
    “这肥羊,莫不是朱家皇族?可别惹了大麻烦啊!”

    最东的客房,金镶玉飘身闪入,头顶虚无魔镜悬浮

    这面魔镜与帝恨同属天魔兵,对应的负面情绪乃是空虚,能令声息混淆,迷惑六感,令兵主隐藏身形。

    但这种隐形其实是一种最高明的敛息术,并不是真的彻底消失,如果找准位置,还是能伤害到兵主的。

    所以金镶玉虽有这招杀手锏,却没有自以为天下无敌,她从小在刀口舔血的龙门生活,自然知道狮子搏兔亦用全力的道理,每次开张时,都要将肥羊的习性摸清楚。

    甚至如果有可能,她都不会在客栈动手,而是一路尾行,直到过了龙门关,再行下手。

    只是这一回,当她偷入房内,细细打量坐在床闭目修炼的顾承,脸色却逐渐变了。

    龙门客栈迎来送往这么些年,江湖的大人物可见得不少,但如此面相气度的,却是绝无仅有。

    再联系到王忠那太监身份,莫非这是朱家子弟,天潢贵胄?

    “好多宝贝,舍不得啊!”

    金镶玉咬着嘴唇,左右走动,犹豫不决。

    兹事体大,她有了退缩之念。

    可当打开那布袋,想着要把这么多定金还回去……

    心窝子疼。

    正在犹豫不决着,床的公子突然睁开眼睛。

    金镶玉毫不害怕,却见顾承五指一张,万龙宝库自掌心浮现,从取出一件玉坠,把玩起来。

    只是一眼,金镶玉移不开眼了,那饰物巧夺天工,流光溢彩,竟是难以想象的美好,别说她的珍藏,即便是母亲埋在客栈下面的宝箱,都是远远不及。

    金璧生辉玉玲珑!

    而那玉坠很快被顾承放到边,又取了一支金钗,打量起来。

    “哎呦哎呦!”

    随着一件件宝贝从万龙宝库内取出,很快铺满了一床,金镶玉看得目眩神迷,只觉得自己的心肝都要跳出来了,双腿哆哆嗦嗦的。

    唰!

    下一刻,顾承挥手,宝贝全部收回库内,自言自语起来:“若不是那时血祭秘法尚未完成,沈万山身亡之时,百宝库随之消散,也不会便宜了我,现在没人能夺走宝库,真是多谢他了!”

    “沈万山的百宝库?我一定要得到手!”

    以前金镶玉听说,天底下最好的宝贝,是昔日天翔五灵的聚宝盆,但现在眼前的贵公子用事实告诉她,真正的宝贝,是沈万山留下的百宝库。

    沈万山作为天下第一首富,可信度自然很高,只不过那血祭秘法十分难办。

    如果真的人在库在,人亡库亡,那她杀了这贵公子,宝库岂不是随之消散了?

    不行!绝对不行!

    回到房内,金镶玉再打开王忠的袋子,嫌恶地皱皱眉,弃之如敝履,满脑子都是百宝库。

    想了片刻,她伸手一招,头顶旋动的虚无魔镜落在手,居然开始对镜梳妆。

    可单有镜子,又无胭脂水粉,岂能打扮,金镶玉在房内找了找,掏了一堆凶器来,恨恨跺了跺脚,身形一动,钻入柜。

    “到货咧!”

    顺着密道滑下,来到一间充满血腥气味的地下室内,金镶玉刚刚落地,见一个提着剁肉砍刀的鞑靼孩子欢天喜地的迎过来,用蒙古语大叫道。

    “货你个头!”

    金镶玉大怒,劈头盖脸是一顿抽:“包子越做越难吃,骨头都剔不干净,白养大你了!”

    鞑靼孩子委屈地垂着脑袋,不敢反抗,挨了一顿揍后,金镶玉才道:“前些日子那个拜剑山庄的女弟子呢,翻翻她的行囊,有胭脂水粉吗?”

    鞑靼孩子马去翻找,从一堆血污遗物翻出后,闷闷地问道:“为什么要打扮?谁想骚扰姐,不还是去宰了他吗?”

    金镶玉捏着鼻子接过,目露期待:“做成了这笔买卖,以后谁多看姑娘我一眼,宰了谁!哈哈!”

    ……

    “公子!酒菜来了!”

    风挽柳腰摆,花浓阿姿俏,金镶玉敲开房门,迎面是一个大大的媚眼抛过去,一手托着酒壶,三两酒、架碗、开封、满倒,一气呵成。

    整个过程,特意打扮过的她萝衫低敞,香肩微露,纤纤玉指不住摆弄发梢。

    顾承看着这超年轻老板娘夸张地搔首弄姿,心好笑,摆了摆手:“行了,退下!”

    “果然是天潢贵胄,瞧瞧这派头,莫不是侍妾如云?可娘不是说,男人都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婢的么?”

    金镶玉不甘心,绷紧粉腿,故意绕着顾承转了半圈,吐气如兰地道:“公子是有什么酒菜不合心意的吗?”

    顾承摇摇头:“都不合心意!”

    “哎呦哎呦!”

    金镶玉娇滴滴地叫道,艳若桃李,使劲了各种法子挑逗,最终干脆将香喷喷的身子挨了过去:“连我你也不合心意吗?”

    顾承笑笑:“等得了火猴,再说其他!”

    金镶玉脸色一跨:“又是火猴?”

    顾承扬了扬眉:“瞧你这口气,似乎对火猴不屑一顾?”

    金镶玉正要跟顾承拉近关系,好骗取百宝库,趁机坐下:“公子,江湖传言不可信,算得了火猴,还要引来泥菩萨,万一再被抢走呢?”

    顾承胸有成竹:“想要窥得天机,自然不会容易,不过我只要得了火猴,无人能抢走!”

    “想要带回京师皇城,以为万无一失?”

    金镶玉顿时判断,眼前的贵公子自以为是,是初次行走天下。

    顺天府确实是京师重地,皇族高手如云,锦衣卫东厂也不容轻辱,但关系到泥菩萨,保证武林人士群起攻之,大闹京师,区区皇族又能如何。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即便是皇帝,舍得一身剐,也敢拉下马。

    金镶玉眼珠滴溜溜一转,觉得眼前之人从小到大奉承话肯定听得多了,倒不如反其道而行,干脆道:“小女子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顾承点点头:“说来听听!”

    “江湖有四大势力,十大门派,还有许多隐居避世的高人,都对朝廷无敬畏之心,八年前如意门少主在应天府看到有人强抢民女,不忿出手,杀了那恶徒,被锦衣卫缉捕,结果除武当少林的八大门派组成联盟,入锦衣卫大牢劫人,一场大战,硬生生将如意门少主救了出来……”

    “而这十大门派早年被江湖神话无名力挫,精锐尽丧,早不负昔日威名,倘若换成四大势力,恐怕一道口令,能逼得锦衣卫乖乖放人!”

    客栈向来是最方便打探消息的地方,金镶玉年纪虽小,但迎来送往,对于武林发生的大事,可谓了如指掌。

    此时专门挑了些江湖与朝廷发生冲突的,都是江湖最终压服朝廷的例子。

    顾承聆听,不时问几句。

    讲了半个多时辰,金镶玉拿起酒杯豪饮三杯,媚眼如丝地道:“公子,你还想要火猴吗?”

    “当然!”

    两人变得熟稔,顾承招招手,金镶玉将脑袋凑过去,听他低低地道:“有了火猴,能问问泥菩萨,怎么当皇帝啦!”

    嘶!

    金镶玉先是被那热气吹得身躯一颤,然后又听得倒吸一口凉气,不敢确定,反问了一句:“你要问泥菩萨,怎么才能当皇帝?”

    “天底下谁不想坐那个位置?”

    顾承冷声道:“何况如今朝廷势弱,竟然被江湖游侠欺在头,终有一日,我会肃清武林,让他们知道何为律法,何为皇权!”

    “哎呦哎呦!这可是大收获!”

    金镶玉眼闪过狂喜。

    大逆不道啊大逆不道,别管是什么皇族子弟,敢觊觎皇位,都是谋逆之罪!

    有了这个把柄,还怕控制不住他,乖乖交出沈万山的百宝库?

    顾承笑道:“你帮了我,日后富贵荣华,应有尽有,如何?”

    金镶玉也笑了,笑得跟小狐狸似的:“帮!怎么不帮?放心公子,我一定助你拿下火猴!”

    ……

    ……

    第二天,龙门客栈走廊之,金镶玉使了个眼色,王忠赶忙回到房内,见她手拿着一个盘子,温柔一笑:“吃不惯十香肉?喏!特意给你准备的!”

    “多谢!”

    王忠心想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拿起包子咬了一口,里面再没有碎骨头了。

    天魔功逞威时,直接将人转化为魔气,尽数吞噬,王忠没有丝毫不适,可真要吃十香肉,顺着食道下咽,反倒接受不了,人的心理是如此怪。

    现在他香喷喷地连吃了五个,笑道:“这是龙门关放养的黄牛肉?果然味道不错!”

    金镶玉轻描淡写地道:“这是将碎骨头挑干净的特制十香肉!”

    “???”

    王忠先是怔住,随后勃然变色,刚要怒骂:“你敢耍……”

    谁料金镶玉翻脸他还快,找到借口,猛地一拍桌子,面的包子齐齐弹起:“嫌弃我们客栈的招牌美食?亏得姑娘我一番好意,你的买卖不干了!定金退你!”

    啪!

    锦袋砸在桌,金镶玉骂骂咧咧地离开了,房内的王忠看着盘的包子,目光怔然,久久不发一言。

    入乡随俗,好像是我不对,现在吃包子,还来得及不?/>

    :/46/46843/
温馨提示

本书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手机输入m.taotaodu.com即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