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田丰之死(第一更求订阅!)

小说:诸天我为帝 作者:兴霸天 下载:诸天我为帝ZIP下载 诸天我为帝TXT全文下载
    “发生了何事?”

    眼见田丰拍案而起,李儒目光一沉。

    田丰冷声道:“袁公欲拿葛玄!”

    “葛玄?袁氏怎么会与三仙教葛玄过不去?”

    李儒倒是有些愕然。

    就黄巾起义一役,汝南袁氏和海外仙道有过合作,但两方完全是互相利用,尔虞我诈,并无同盟关系,当然也谈不上敌对。

    “为了炼丹续命!”

    田丰叹道:“袁公糊涂,葛玄是左慈最疼爱的弟子,更是三仙教下一代最有机会成仙的苗子,抓捕葛玄,就是与三仙教彻底敌对,不死不休啊!”

    李儒皱眉:“确实麻烦!如果汝南袁氏和三仙教先斗起来……”

    田丰细细思索:“慢着,仙道中人行踪向来诡秘,袁公怎么知道葛玄擅于炼丹,又恰于此时入中土神州的?有人布局,预谋袁氏……太子!”

    他思索着,眼睛越来越亮:“是了!太子的血气方刚,斩草除根是伪装的,他不是要逼反袁氏,而是怕袁氏造反,反其道而行之。”

    田丰也是一流的谋士,当巧合太多,自然发现了破绽。

    这刻灵光闪烁,包括京城袁基之死,袁逢留书,都看得透彻。

    “事后张良又有何用,你已错过最好时机!”

    汝南袁氏是田丰看中的势力,李儒并未有太多了解,语气中颇有几分幸灾乐祸。

    田丰摇头:“不!还不晚!血书不是关键,袁隗此人比起袁逢还要保守,血书只是坚定了他不造反的决心,即便没有血书,他也不会用袁氏百万子弟的性命去赌。”

    李儒想想袁隗为人,确实如此:“那太子为何要多此一举?”

    “说明太子害怕!他害怕袁氏造反,于京城设局后,犹自不定心,又要让袁氏与三仙教冲突。如今太子在河北,河南他必然派出了身边的得力谋臣,来确保袁氏不反,豫洲平安!”

    田丰恢复往日的神采飞扬,涌起强大的斗志,一字一句地道:“只要抓住那个心腹谋臣,我就能劝服袁公,看清朝廷的外强中干。呵,那人迫不及待地设局抓葛玄,引发袁氏和三仙教冲突,反倒暴露出自己啊!这一局,我能赢!”

    李儒抚掌一笑:“不愧是老师的大弟子,儒拭目以待!”

    ……

    ……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孟节狂怒着扫下文房四宝,咆哮道:“我忍让田丰,他竟如此欺我,彻查我的师门和身边之人,这是要作甚?”

    “斩草除根!”

    贾诩在旁边品着酒,悠然道。

    孟节听了一个激灵,浑身都哆嗦起来,拍案大喊:“五石散!五石散!”

    周氏送上五石散,孟节服下后安静了,正自飘飘欲仙,就听贾诩在他耳边缓缓地问道:“你在袁氏多少年了?”

    孟节下意识答道:“二十五年了!”

    贾诩又问:“那田丰呢?”

    孟节冷笑:“两年不到!”

    贾诩问:“袁氏五大主脉,三十二支脉的子弟,你认识多少?”

    孟节傲然:“嫡系了如指掌,庶出子只要实力有小成的,我也对他们的性情爱好有所了解!”

    贾诩又问:“那田丰呢?”

    孟节冷笑:“他认识的,都折在洛阳了……”

    贾诩问:“门客中肯听从你号令,与你结盟的,能有多少?”

    孟节哈哈一笑,指了指五石散:“原本不多,直到有了此物,十万门客,我振臂一呼,三万响应!”

    贾诩又问:“那田丰呢?”

    孟节冷笑:“此人性情刚直,口不留情,能有百人愿听他,我此后就再也不服五石散!”

    贾诩也笑了:“既如此,你为什么要惧怕田丰呢?”

    此三问三答之后,孟节的胆气瞬间就上来了,喃喃自语:“是啊!我何必惧他?”

    贾诩道:“现在不除去田丰,等他将你身边人摸了清楚,你二十五年的心血都会付之流水,你三万的友人生死也会受其掌控,你甘心吗?”

    这一刻,在实质性的威胁下,孟节向贾诩拜下:“当然不甘!请道长教我,如何除去田丰!”

    贾诩理所当然地道:“派人杀了他啊!”

    孟节一滞,干笑道:“道长说笑了,家主绝不允许门客自相残杀!”

    贾诩抚须一笑:“袁公现在最怕什么?”

    孟节迟疑了一下,终究大胆道:“最怕死!”

    贾诩道:“是了,所以袁公不会让任何人妨碍他将葛玄请来汝南,但昨日田丰却痛陈利弊,甚至与袁公发生争吵!”

    “田丰刚而犯上,向来不留情面,家主对此很是气愤。”

    孟节摇了摇头:“但家主能辨明忠奸,田丰所言确实有理,我们即便将葛玄请来,他若是执意不肯炼丹,就是白白与三仙教起冲突。”

    “这你就错了,将死之人,绝不会如表面那般冷静,袁公往日能容忍田丰,但这次必不理会什么忠言逆耳!”

    贾诩道:“明日正是族会,你尽可能说动嫡系庶出子弟,一致支持田丰,不要抓捕葛玄,袁公认为他联络各脉相逼,定然大怒,令田丰闭门禁足!当晚,你就可率所有愿意追随的门客,入田丰院内,将其格杀,袁公岂会责众?”

    “妙啊!妙啊!”

    孟节细细思索,只觉得此计单刀直入,大道至简,佩服得是五体投地:“就这么干了!”

    ……

    ……

    事实证明,孟节的三万之数完全是胡吹大气,真正肯跟他去杀田丰的,只有两千人不到。

    而且这些人还全部服用了五石散,有求于他,又亲眼目睹了族会上,田丰刚而犯上,袁隗雷霆震怒的一幕,才被孟节说动,认为杀田丰,是替家主完成不好明言的事情。

    其势已成。

    这两千人,已然是一股可怕的力量。

    汝南袁氏作为天下第一世家,所招的门客都是效仿孟尝君,要么鸡鸣狗盗,有一技之长,要么天赋不凡,实力高强。

    所以两千门客,精通各类异法,布阵钻地,五行遁法,无所不能,在贾诩暗中,孟节明面的指挥下,数十个呼吸内,就突入进田丰所住的院中。

    接下来,就是一面倒的屠杀。

    田丰乃是谋士,谋士居于幕后,并不随主公冲锋陷阵,不可能如武将那般随时带着数百亲卫,只有三十名出自水镜学宫内的仆从。

    而且袁氏祖宅内也布置了大阵,虽没有洛阳的浑天地动阵和九五至尊神阵那么厉害,但也绝不是游侠死士能够来去的地方。

    可田丰万万也想不到,最终对他痛下杀手的,不是太子麾下,竟是手持门客腰牌,大阵根本不会防备的自己人。

    当身边的仆从全部倒下,田丰周身浮现的八卦之象碎散,大小神通全部被破,被一剑穿胸的他披头散发,发出凄厉长笑:“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血书丹药,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一切的谋划,都可让袁氏内乱,最终一环,是落在我的身上!”

    他看着领头的孟节,目露怜悯:“我一死,袁隗必不容忍门客自相残杀,欲杀鸡儆猴,这两千门客也有挚友,再受挑唆,大乱一起,一发不可收拾!袁公本就命不久矣,必然让嫡子袁毅执家法,袁毅为了巩固地位,树立威信,定要大肆株连!流血之夜后,蠢蠢欲动的各脉子弟,短时间内也不敢贸然行动了,孟节,你才是阻止袁氏造反的大功臣啊,不过是以自己和亲友的性命为代价!”

    “道长,此人可是在胡言乱语?”

    孟节脸色变了,语气里却是透着说不出的慌张,下意识传音。

    没有回应。

    “道长?道长?”

    当贾道人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孟节知道大事不妙了:“速走!速走!”

    可惜开弓没有回头箭,他们冲进来见人就杀,十数名无双强者埋头围攻,田丰势单力薄,生机已逝,全凭最后一口气撑住,已是无力回天。

    当五石散军一窝蜂散去,各自回院,收拾细软,带着家人跑路,主宅已被惊动,袁氏最精锐的家兵涌出,喊杀声起,火光隐隐冲上天穹。

    目睹这一幕,田丰大喊:“良友难寻,大敌更难寻,阁下能否出来一见?”

    “出来一见!出来一见!出来一见!”

    声音远远回荡出去。

    但最终,田丰没有等到任何人。

    他苦笑着,垂下了头,眼中对忠奸立场的迷茫,终于随着生机一同逝去。

    片刻之后,李儒自一堆死尸里飘出,面色阴沉:“滴水不漏,好生可怕!”

    当孟节率众杀入,田丰就明白自己再度落入算计。

    对方故意引出三仙教,不是犯错,正是要他以为取胜之机已现,迫不及待地寻人,逼迫孟节在新仇旧恨中,下定决心。

    由于田丰刚而犯上,不得人心,此局已是无法可破,性格如此,徒叹奈何?

    临死之际,田丰干脆以身做饵,诱对方现身,让水镜八奇知晓,大敌到底是谁。

    李儒伺服在旁,即便对方不现身,只要露出一丝气息,都会被洞察虚实。

    然而无用。

    贾诩事了拂衣去,此时已然出了汝南,身后喊杀渐起,火光冲霄。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回头看上一眼,施展小神通御风,一路向北……

    南方已定!
温馨提示

本书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手机输入m.taotaodu.com即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