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楚汉相争”(第二更求订阅!)

小说:诸天我为帝 作者:兴霸天 下载:诸天我为帝ZIP下载 诸天我为帝TXT全文下载
    嘭!

    尤楚红如遭雷噬,一口鲜血喷出,祝玉妍天魔力场全力展开,气劲席卷,真力吞噬,终于将这位独孤阀实质上的第一高手击成重伤。

    魔门此来的准备太充分了,阴癸派几乎倾巢而出,其余的两派六道也有附从,又以韦公公一举下手,占得先机,世家投鼠忌器,自然处于下风。

    “李渊在此,谁敢伤陛下?”

    然而就在此时,又有一队高手扑了进来。

    关陇七大世家,以独孤阀为首,李阀居其次,如今更是由唐国公李渊以及一众老派人物出场救援,各有气度,宗师之象。

    “神仙眷属”褚君明、花莫!

    “矛妖”颜平照!

    ……

    当独孤阀李阀齐聚,数十强者扑入场中,如此才是门阀的真正力量!

    眼见将魔门暂时缠住,世家中顿时分出数人向着韦公公这里杀来,欲营救杨坚。

    “许开山,你可别不出力啊!”

    韦公公不慌不忙,看着那与祝玉妍一并进入的华服男子,阴恻恻地道。

    “定不教贵派失望!”

    那华服男子微微一笑,手掌一挥。

    瞬息之间,数道形貌各异,有着浓郁外族风格的男女扑出,身法诡异,各擅奇功,瞬间就将世家高手截住,杀得他们惊呼连连,死伤惨重。

    “名不虚传!”

    韦公公眼中瞳孔收缩,露出一丝忌惮。

    “大明尊教偏居回纥(hé),比不得贵派于中土扎根,还望多多提携!”

    许开山放低姿态,十分谦逊。

    他初任大尊之位,本想在回纥做出一番事业,但没想到中原战神殿出世,有此良机,自然要牢牢把握!

    此刻五明子五类魔齐出,许开山犹自不放心,干脆和善母莎芳对视一眼,并肩出战。

    大明尊教其实就是明教,都是从波斯传来,专职造反,其中《御尽万法根源智经》乃是只在四大奇书之下的绝顶武学,许开山修炼此功,亦是不逊于祝玉妍的宗师高手。

    “就先杀光你们这群贼秃!”

    “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

    大明尊教一出手,魔门顿时压力大减,祝玉妍闪烁着厉芒,直刺佛门众僧。

    佛门众僧纷纷高喧佛号,眼中也露出决死之色。

    南北朝佛门大兴,魔门被佛门压制了整整两百多年,跟过街老鼠似的到处躲藏,好不容易有翻身的希望,自然要赶尽杀绝。

    而佛门法会时,了空本为向雨田所擒,让石之轩假扮,后来向雨田破碎虚空,石之轩精神分裂,这静念禅院的主持最后竟落入祝玉妍手中。

    祝玉妍如获至宝,籍此大肆打压佛门,佛门自然对其恨之入骨。

    这两方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不死不休。

    外面的喊杀声冲天而起,禁军精锐和江湖人士也在厮杀。

    只因战神殿剧烈震动,鲁妙子设下的八道金锁居然开始一一崩断,整座殿宇有种升空之势。

    “不好!战神殿要关闭了!”

    眼见千年难遇的机缘即将离去,所有江湖人士都红了眼睛,潮水般向着禁军杀去,连远处韩擒虎率领的五万精兵都不顾了。

    如此破釜沉舟,终于撕开一条缝隙,以独尊堡解晖为首的帮派人士冲入大殿。

    五方齐聚!

    “凭你们这等乌合之众,也想染指战神殿?”

    祝玉妍已然占据上风,见之目露不屑。

    一抹刀光突然耀起。

    那就似开天辟地的第一抹亮光,只是一闪,天魔音瞬间消散,祝玉妍闷声跌退。

    “宋缺?!”

    殿内一静,所有人都忌惮地看着那名右臂空空,身姿挺拔的男子走出,瞬间取代解晖的领袖之位。

    梵清惠见了正色道:“阁下此来是匡扶正道?还是与魔门外族同流合污?”

    宋缺理都不理,淡淡环视众人,目光不怒自威,最终刀锋直指杨坚所在。

    铮!

    二话不说,他就出刀。

    挟持杨坚的韦公公陡然觉得毛骨悚然。

    只因这一刀斩下,周遭的一切都消失不见,唯有那刀与天地合成不可分割、浑融为一的整体,将他排斥在外,仿佛不容于世间的异物。

    他怪叫一声,催动魔功,十指幻化无数,似巧似拙地迎上。

    “啊!!!”

    惊天动地的惨叫声起,只此一刀,韦公公十指齐断,自眉心起一直延伸腹部,更是现出一道笔直的血线,整个人凄厉似鬼,疯狂暴退。

    “不好!”

    电光火石间,宋缺再斩出一刀,浩浩荡荡的刀气以毫无花俏之势横扫四方,将飞扑而上的各方高手逼退,飞扑向杨坚。

    轰隆!

    就在这时,战神殿的巨门,猛然关闭。

    ……

    ……

    仁寿宫,后花园。

    在宫女们惊叹的注目下,碧秀心亲自提了个半人高的大大食盒上来,从中取出十几样素菜,喜孜孜地摆放:“殿下怎么突然想起来吃素斋了?”

    顾承看向远方,没有回答。

    “尝尝我的厨艺!”

    碧秀心看着那色香味俱全的素菜,嗅嗅香气,露出期待之色。

    “确实大有进步!”

    顾承吃了几口,知道她一直对当年的评价耿耿于怀,笑了笑道。

    “真的么?”

    果然碧秀心喜形于色,双手捧起下巴,眨也不眨地看着他吃。

    “你的师妹去江都了?”

    顾承慢条斯理地用膳,有些感叹:“她若是像你这样乐天派,就不会有那么多烦恼了。”

    “战神殿我也很想去的!”

    碧秀心扁了扁嘴:“不是你不让我去么?”

    “我让你们俩都不要去,结果只有你留了下来……也罢!我让你看个新奇之物!”

    顾承拍了拍手,顿时有宫女收拾了素菜,奉上了一块四四方方的白玉,上面纵横交叉,分成两阵,中间是一条河界,白玉的一侧摆放着圆木刻成的棋子。

    “这是象戏?好古怪啊!”

    碧秀心探头一看,满脸都是疑惑。

    象戏源自秦的六博,兴盛于北周武帝,如今也受到追捧,碧秀心入宫后自然见识过。

    “这叫象棋,我特意命人制作的!”

    有了象戏的底子,顾承一解释,碧秀心马上明白了:“你要与我对弈一局?”

    “不急!我这棋局,与凡俗不同,先给你示范一二!”

    顾承伸出手,开始一一摆放棋子。

    象棋乃是楚汉之争,红帅黑将分别代表着刘邦项羽,他先摆放的是黑色一方。

    “咦?殿下,这五个小卒好奇怪啊,手持的武器各不一样呢!”

    碧秀心兴致勃勃地看着,很快发问。

    “周朝时军队的基本编制伍,是由五名步兵组成,作战兵器由弓、殳(shū)、矛、戈、戟五种为一,配合使用,所以象棋双方各有五个兵卒。”

    顾承笑道:“你看这五个兵卒,弓兵射人射马,一举中的;殳兵有棱无刃,貌似慈悲;矛兵戈兵来历悠久,矜奇自傲;戟兵取矛戈长处,谋而后动……”

    不光是五个兵卒,其后的象、车、马、炮都各有特点,碧秀心听得似懂非懂,又看向黑方主位:“为什么没有将啊?”

    “各有算计,自然无将!”

    顾承摆放完黑方,开始转为红方,但只在主位放了一个帅棋。

    “咦?”

    碧秀心怔住了:“它的手下呢?”

    顾承道:“帅由左右双仕护卫,选错了仕,注定要蒙受巨大的损失,如今已经无棋可用!”

    “那还怎么赢啊!”

    碧秀心同情地看着孤零零的红方,却见顾承一指黑方,悠然道:“正因为红方只有一帅,看似触手可及,黑方群棋无首,厮杀争夺,以得头功,且看他们杀过楚河汉界,还剩下多少吧……”
温馨提示

本书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手机输入m.taotaodu.com即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