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文武大才(第五更求订阅!)

小说:诸天我为帝 作者:兴霸天 下载:诸天我为帝ZIP下载 诸天我为帝TXT全文下载
    “这霸刀岳山也不是蠢人,知道带着那娇滴滴的女儿,是绝对逃不出大兴的,干脆送予晋王,还逼其许下诺言!”

    “没想到一向莽撞的大……岳山有如此智谋,这可是让晋王进退两难啊!他收下此女,陛下震怒时,保是不保?”

    下一刻,急智如李渊宇文伤,眼中露出恍然,自以为看透了岳山的动机。

    “二弟,你快答应!收下美人啊!”

    而杨勇最急,放声嘶吼。

    他感到脖子上那锋锐无匹的刀芒,简直要吓尿,这一刻再美若天仙的佳人,也及不上自己的性命。

    “好!我答应你!”

    顾承正色道:“明月姑娘本就无辜,你放了大哥,我可保你离开大兴,日后只要不踏入大隋国土,随你西域东海,漂泊为家!”

    “哈哈哈哈哈,不愧是平陈元帅,杨坚虎父无犬子!”

    岳山扣住杨勇肩膀,施展轻功,猛然向上纵去:“可惜我霸刀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纵横天下,谁能阻我?”

    “放下太子!”

    不远处,禁卫狂冲而来,却投鼠忌器,根本不敢放箭,唯有眼睁睁看着岳山几个起落,带着太子向着城西而去。

    “你说什么?太子被岳山掳走了?”

    而此时杨勇被擒的消息再也掩盖不住,如潮水般扩散,皇宫中的杨坚则缓缓站起,看向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东宫内侍。

    “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啊!!!”

    面对杨坚前所未有的雷霆震怒,内侍吓得几乎要晕厥,却是不敢有丝毫隐瞒,将如意堂内的事情原原本本地禀告。

    “这孽子!总有一日,要死在女人身上!”

    听了前因后果,居然是因为一个行走天下的名妓,杨坚气得双手发抖。

    太子好色,本是小节,现在却变了性质。

    即便是混乱的南北朝,也罕有皇子被江湖中人挟持,更别提太子,一国储君!

    “现在太子人在何处?”

    “晋王殿下亲自带人,已经将岳山困在了西城坊市!”

    内侍赶忙汇报道。

    杨坚听了却是不喜反惊,急急地道:“告诉晋王,不得强攻!”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匹夫一怒,血溅五步!

    杨坚在龙潜时,与江湖中人也多有往来,知道他们义气为先,真要一口气上来了,天王老子也敢杀!

    太子如今落在那霸刀岳山手中,晋王若是有什么歹心,故意逼其下手,那后果不敢想象!

    “不行!朕要亲至!”

    杨坚乾坤独断,刚刚出宫,就见凤辇行至,上面端坐着独孤伽罗:“陛下!我们同去!”

    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平日再不喜欢,也不希望他有个三长两短,独孤伽罗脸上满是焦急与担忧。

    杨坚闻言却有些迟疑。

    帝后一动,事情就彻底闹大了。

    不过他终究还是点了点头,等到浩浩荡荡的禁军保护着帝后,抵达城西南方向的坊市,目光却是一奇。

    因为这里十分安静,完全没有想象中的人声沸腾,四方围观。

    然后杨坚发现,百姓都被安置,整个场面井然有序,展现出了强大的控制力。

    不多时,独孤家的强者现身,为首的正是独孤顺和尤楚红夫妇,独孤伽罗问了后,向杨坚道:“是阿摩下令的!”

    阿摩是杨广小字,独孤伽罗更喜欢这么称呼。

    “好啊!真是懂事的孩子!”

    杨坚的脸色顿时缓和下来。

    因为此举显然是维护太子,否则百姓一窝蜂围观,杨勇这个太子的威严,就荡然无存了。

    而太子真的被民众嘲笑,失的可是国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单从这个细节上面,就能看出晋王是极顾大局,识大体的,杨坚心中长舒一口气,再结合平陈擒王,玉玺择主,莫名生出一种信心来。

    凡事交给晋王,就能安心如意!

    很快,一队人从坊市走出,为首之人端坐在高头大马之上,虽然努力挺胸抬头,但那股大劫过后的胆战心惊,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正是太子杨勇。

    “父皇!母后!儿臣……儿臣……”

    待得众人到了帝后面前,杨勇更是面色如土,哆哆嗦嗦,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他知道,这次是大失体统,以杨坚对礼法制度的执行严苛,绝不可能轻饶。

    “岳山图谋不轨,太子担心圣危,一意追查,不幸中计,幸天佑大隋,安然无恙!”

    顾承策马上前,大声禀告,众人精神一振,大点其头,杨坚更是欣慰,旋即眼中闪过厉色:“岳山逃了?”

    顾承道:“禀父皇,坊市鱼龙混杂,三教九流,岳山似有人接应,儿臣追之不及!”

    “宵小之辈,不足为惧!”

    杨坚胸怀天下,对于岳山虽然恨极,却不可能因为这么个小人物大动干戈,闻言点了点头:“摆驾!回宫!”

    既然太子无恙,家丑不可外扬,自然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跪下!!!”

    然而回到皇城,来到殿内,杨坚脸上的和颜悦色瞬间不见,对着杨勇大吼。

    “父皇恕罪!父皇恕罪!”

    杨勇吓得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几乎瘫倒。

    “恕罪?《开皇律》中,有哪条是太子被江湖刀客抓走的罪状?你告诉朕啊!”

    杨坚拿起案上的砚台,劈头盖脸就砸了过去。

    他是一位极为节俭的皇帝,当皇帝二十几年,每日就吃一样荤菜,所用衣物,大多是破了再补,直到不能用为止,此时能把砚台砸出去,已是盛怒到了极致。

    杨勇吓得魂飞魄散,竟是不敢避让,眼见那砚台要砸在脸上,顾承伸手一探,将之拦下。

    “嗯?”

    杨坚正在火头上,双目精芒暴涨,狂瞪顾承。

    他向来一言九鼎,乾坤独断,即便这个儿子刚刚表现极佳,也绝不能忤逆他!

    “父皇,此次实在是事出突然,不怪大哥,而是那岳山仗着有天下第一刀客之名,横行无忌,不尊皇权,依儿臣看来,绝非特例!”

    顾承却是怡然不惧:“儿臣在平南陈时,那大江帮竟卖蒙冲战船两百,手笔极大!这些帮派帮众建制,成阵训练,能与正规军周旋,我大隋国泰平安之时,尚且安份,若是稍有风波,难保不会蠢蠢欲动!”

    “此言有理!”

    杨坚露出思索:“你觉得江湖帮派,该如何管制?”

    “儿臣认为,以下三策,可暂定江湖……”

    顾承开始侃侃而谈,杨勇只能在旁边听着,知道杨坚盛怒,都不敢站起。

    杨坚看着一站一跪两个儿子,形成鲜明至极的对比,心中猛然闪过一个念头:“我大隋的未来,到底该交给谁?”

    他压下这个想法,细细聆听,很快露出赞许,颔首道:“识鉴通远,甚是稳妥,如今江南世家叛乱,岭南宋家之子宋缺更是连败杨素高熲,就按你之策,命尚书省六部配合!”

    “儿臣遵命!儿臣告退!”

    顾承领命,离开大殿。

    于是乎,就剩下杨坚和杨勇,大眼瞪小眼。

    杨坚看着这个儿子,越看越气。

    实际上,如果刚刚骂完了,甚至杨勇被砸得头破血流,他的那口气反倒发出去了。

    但被顾承打断,讨论国之大事,此刻又联想到了至今还未平复的江南,杨坚只感到心烦意燥,看到杨勇那窝囊样就生出嫌恶,摆手道:“滚!滚!”

    “谢父皇恩典!谢父皇恩典!”

    杨勇如蒙大赦,忙不迭地退出殿外。

    而全程独孤伽罗都在帐后旁听,待得两名皇子退下,移步而出,悠悠叹道:“陛下!”

    杨坚明白皇后的意思。

    太子失玺时,他断然拒绝。

    这一回他沉默下来,久久之后道:“文武大略,治致升平,朕有个好儿子,自当三思!”
温馨提示

本书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手机输入m.taotaodu.com即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