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我为伯乐

小说:诸天我为帝 作者:兴霸天 下载:诸天我为帝ZIP下载 诸天我为帝TXT全文下载
    “何进此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徐晃,去查查,他是怎么将蔡氏带来的!”

    打发走了何进,顾承立于承乾宫外,唤来徐晃。

    徐晃目前已从苍龙门调入身边,地位相当于亲卫统领。

    他办事麻利,不多时就回报。

    “河东卫氏么?二等世家,蔡邕出身陈留蔡氏,欲与其联姻,倒也门当户对!”

    顾承对于河东卫氏早有耳闻,卫青卫子夫的家族,谁人不知。

    当然,如今的卫氏,早就不是昔日的皇亲国戚了,昨日何进闯入卫氏府邸,明言要接蔡邕的女儿走,卫氏子弟连个屁都没敢放,任由蔡文姬被带走。

    “不过何进能想到蔡邕,牵线搭桥,虽然得罪了卫氏,也不是真就那么愚蠢。”

    顾承微微颔首,亲笔写下一份拜帖,交给徐晃:“替我送入桥府,明日登门拜访!”

    “殿下!”

    “桥公!”

    第二日,顾承来到桥府,桥玄率上下相迎。

    这位卸下戎装,一身劲袍,腰杆挺得笔直的老将军,正是那日率领赤龙卫,迎战张角于吉之人,他乃是三朝老臣,威望极高,曾以三十万军队挡鲜卑、南匈奴、高句丽三百万联军于边境,大败蛮夷。

    十年前,桥玄已位极人臣,历任三公,颇得灵帝信任,可惜灵帝在早期的掌权成功后,变得越来越昏庸,党禁再开时,桥玄心灰意冷,托病请辞。

    实际上这病也非假装,顾承发现,此世虽是仙武,但无双境强者的寿数并不长。

    无双境上应诸曜,点亮自己的本命星辰,借助星辰之力战斗,举手投足间有无穷伟力,但这种方式似乎也透支着生命,使得这些拔山超海,呼风唤雨的存在,活得并不长久。

    顾承曾经恶意地想过,这个世界的星辰肯定是觉得沟通它们的人太多了,定时要清理掉一批,才能得见安宁。

    桥玄年轻时镇守边疆,征战沙场,乃是无双境巅峰,老了后也不免星力衰退,实力下降,甚至被蛮夷邪术所扰,旧伤复发。

    对于这位一生刚正不阿的老臣,顾承是十分尊敬的,得到玉净瓶后,以还阳水为桥玄疗伤。

    “桥公,伯喈先生的家眷正在我府中。”

    落座后,顾承开门见山:“我素来敬仰其清名,已派人去吴会之地相请,伯喈先生当年幸得桥公慧眼征召,更在宦官加害下保护,亦是一段伯乐佳话。”

    桥玄抚须,笑声爽朗:“琴遇知音始可调,伯喈旷世逸才,得殿下赏识,不使良臣埋没,才是佳话啊!”

    这番互相吹捧,就将蔡文姬与卫氏的事抹去,谁都无法指摘个不是来。

    顾承又问:“我举荐的三人,在军中如何?”

    桥玄道:“殿下慧眼如炬,刘玄德、曹孟德、孙文台,此三人皆猛将能臣!”

    桥玄虽然已经辞官了,但他在军中威望极盛,现在的四中郎将都受过指点,顾承安排三人入军任职,再简单不过。

    而这三人,就是未来三国的奠基人。

    刘备,曹操,孙坚。

    此时三人都不得志,刘备就不必说,大汉皇族中没多少比他混得更惨了,曹操本有祖辈庇护,当年却因得罪了宦官势力,被贬官下放,孙坚算是相对好的,也只是县丞。

    原本三人在黄巾起义中就有崭露头角的机会,现在顾承掌权,自然可以选择打压,但他最终决定启用他们。

    这不是养虎为患,恰恰相反,自强而不息,厚德以载物,是可大成。

    要挽大汉国运,不在于提前灭掉三国。

    即便刘孙曹三人死了又能如何,天下真要乱了,大汉要灭亡了,还有另外的诸侯崛起。

    顾承有历史先知先觉的优势,却又不局限于原历史,对于刘孙曹的态度,也很客官。

    这三位如今是忠臣。

    刘备本就是皇族,他不可能希望大汉灭亡,毕竟他无法未卜先知,知道天下大乱后,自己会被汉献帝称作皇叔,反倒成了刘氏的旗帜;

    曹操年轻时的志向,是为国家讨贼立功,欲望封侯,作征西将军,死后题墓,是为汉征西将军曹侯。

    孙坚更是兵圣孙武的后人,少年英雄,忠壮之烈,更明言大皇子乃明公,必效死力,否则就是忘恩负义,为天下人唾弃。

    如今三人各领精兵,每战必胜,战功赫赫,大皇子识人之明在军中散播,一时间许多怀才不遇之人振奋,都在找门路向大皇子推举自己。

    桥玄此时就取出了几分信件,呈给顾承,顾承取来细细看了,暂时放到一边,又问道:“桥公,那仙道敢于背后支持张角叛乱,就不怕我大汉派兵剿灭吗?”

    桥玄面容肃然:“老臣不敢欺瞒殿下,非不愿,实不能也,仙道宗门要么远居海外,要么位于奇山大泽,我大汉天军开至,他们就遁入洞天躲避,然后策动异族,犯我边境……”

    顾承想到日后的五胡乱华,目光一寒:“照这么说,匈奴、鲜卑、高句丽这些异族背后,都有仙道支持?”

    桥玄煞气腾腾:“不错,这些妖道祸乱人心,唯恐天下不乱,只盼龙蛇起陆,入世收割人道龙气,得成仙位,皆该杀了!”

    顾承眼中寒芒反倒敛去了:“那么黄巾之乱的背后,就是海外三仙教了?”

    桥玄道:“三仙立教不足百年,恐只是明面,顺帝时,于吉入宫进献道书《太平经》,被梁氏所拒。”

    顾承知道,顺帝是傀儡,虽然做了二十年的皇帝,但基本都是被梁氏掌控大权:“献书失败,恼羞成怒,南华才将太平要术传给张角,开始祸乱天下?”

    桥玄冷笑:“人道仙道,自古相侵,如无此事,还有其他。”

    顾承又问:“那当年仙道要世祖许诺什么?”

    世祖即是光武帝刘秀,桥玄闻言脸色剧变:“殿下慎言!”

    顾承却坚定地道:“告诉我!”

    即便日后要屠戮群仙,也不是靠喊口号能成的。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必须要对敌人有清晰的认识,才能进行接下来的布局。

    桥玄位列三公,已是大汉的顶尖人物,他所知道的自然要比常人多得多,这种忠义老臣,又绝不会背叛,顾承自然要抓住机会。

    桥玄凝视顾承,眼中精芒暴现,一字一句地道:“大汉国师,一人之下!”

    ……

    ……

    (拜求推荐收藏支持!)

    (感谢书友“天晶浑天宝鉴”“御龙腾空”“凤羽舞菲”“平天大剩想唱歌”的打赏。)
温馨提示

本书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手机输入m.taotaodu.com即可阅读。